教育
鐵窗邊緣 2004
集數 月/日/年 劇名 編導 內容
1
09/28/2004 心 魔 伍 偉 賢 監製 : 陳 耀 雄

鐵 窗 之 內 , 在 囚 人 士 為 自 己 的 犯 法 行 為 嚐 透 失 去 自 由 的 滋 味 , 付 出 了 沉 重 的 代 價 。 無 論 刑 期 多 長 , 在 囚 人 士 總 盻 望 有 一 天 能 飛 脫 囚 籠 , 重 過 自 由 自 在 的 生 活 。 鐵 窗 之 外 , 釋 囚 都 希 望 社 會 可 以 給 予 他 們 自 力 更 生 的 機 會 和 空 間 。

【 鐵 窗 邊 緣 】 訴 說 著 繁 榮 社 會 的 邊 緣 故 事 , 希 望 徘 徊 於 鐵 窗 邊 緣 的 人 可 以 有 所 警 惕 , 亦 希 望 社 會 人 士 對 更 生 人 士 , 多 一 點 包 容 。

第一集: 心 魔

阿 澄 升 讀 中 學 後 , 受 朋 輩 影 響 , 染 上 偷 竊 的 惡 習 。 因 偷 竊 而 被 判 感 化 後 , 阿 澄 開 始 試 圖 抑 壓 偷 竊 的 慾 念 : 轉 到 另 一 所 中 學 讀 書 、 遠 離 壞 朋 友 , 甚 至 把 自 己 關 起 來 , 每 天 放 學 後 馬 上 回 家 , 盡 量 遠 離 物 質 的 引 誘 。
當 阿 澄 以 為 自 己 已 成 功 地 抑 壓 了 偷 竊 的 心 魔 時 , 隱 藏 的 慾 念 又 再 爆 發 。 阿 澄 完 成 會 考 後 見 工 失 敗 , 她 變 得 沮 喪 , 迷 迷 糊 糊 間 再 次 偷 竊 。 突 如 其 來 的 爆 發 令 阿 澄 徨 恐 、 無 助 。 這 時 候 , 她 因 偷 竊 被 捕 而 判 入 更 生 中 心 。
在 更 生 中 心 中 , 阿 澄 積 極 學 習 處 理 自 己 的 偷 竊 問 題 , 包 括 學 習 放 鬆 自 己 , 從 心 理 治 療 中 ? 強 自 信 心 , 處 理 歪 曲 思 想 和 負 面 情 緒 。 她 對 前 境 雖 然 仍 有 點 迷 惘 , 但 對 戒 除 偷 竊 慾 念 的 信 心 , 已 大 大 提 高 。
2
10/05/2004 色 慾 迷 牆 鄧 敏 媚 阿 發 ( 化 名 ) 因 過 於 沉 迷 色 情 刋 物 及 電 影 當 中 , 不 知 不 覺 間 變 成 習 慣 , 最 終 亦 因 沉 溺 於 這 些 性 幻 想 當 中 而 不 能 自 拔 。
阿 發 年 輕 時 已 經 因 為 犯 下 強 姦 罪 , 而 被 判 六 年 監 禁 ; 但 出 獄 後 不 久 , 即 使 害 怕 再 次 失 去 自 由 , 最 終 還 是 壓 抑 不 住 腦 內 歪 曲 性 幻 想 的 渴 求 , 再 次 到 曾 經 犯 強 姦 罪 的 山 上 , 等 待 獵 物 ; 最 後 因 犯 下 多 項 性 罪 行 , 而 被 判 終 身 監 禁 , 服 刑 於 赤 柱 監 獄 。
在 監 獄 初 期 , 阿 發 仍 然 不 斷 埋 怨 令 其 身 陷 囹 圄 的 人 , 反 而 沒 有 反 思 自 己 本 身 的 問 題 ; 最 後 透 過 小 欖 心 理 組 的 治 療 課 程 , 他 開 始 明 白 自 己 性 犯 罪 的 問 題 徵 結 所 在 , 透 過 其 中 「 感 同 身 受 」 的 療 程 , 亦 對 受 害 人 所 受 到 的 傷 害 有 更 深 刻 的 體 會 。
3
10/12/2004 再 見 十 九 歲 麥 志 恆 空 置 單 位 內 , 有 各 式 各 樣 被 遺 棄 的 物 件 : 一 張 沒 有 床 板 的 雙 格 床 、 電 線 被 剪 掉 的 卡 式 機 和 洗 衣 機 、 卡 式 帶 、 舊 衣 服 、 小 學 作 業 薄 ... ... ... 沒 完 沒 了 地 散 置 四 週 。 對 阿 達 來 說 , 這 些 物 件 --- 更 確 切 的 說 是 這 些 別 人 的 生 活 痕 跡 --- 讓 他 獨 自 躲 在 這 裏 的 孤 絕 感 得 到 些 微 的 減 輕 。 自 從 殺 人 之 後 , 他 就 開 始 躲 在 這 裏 , 究 竟 有 多 久 , 他 早 就 忘 記 了 。
阿 達 在 家 中 排 行 第 四 , 有 一 個 同 父 異 母 的 姐 姐 、 一 個 哥 哥 、 一 個 二 姐 和 一 個 妹 妹 。 妹 妹 很 少 的 時 候 已 跟 母 親 離 開 家 庭 , 原 因 是 父 親 豪 賭 ; 把 家 當 輸 光 。 家 裏 的 開 支 就 靠 半 工 讀 的 哥 哥 及 中 五 畢 業 的 二 姐 支 撐 著 , 據 他 自 己 說 , 自 己 也 因 為 這 樣 , 一 心 要 找 快 錢 , 不 惜 加 入 幫 會 當 上 小 混 混 。 一 個 足 夠 複 雜 與 老 套 的 家 庭 背 景 , 是 否 就 和 阿 達 的 成 長 有 著 甚 麼 樣 的 聯 繫 ? 對 於 當 時 還 是 少 年 的 阿 達 , 這 樣 的 反 省 可 說 一 次 也 沒 有 。
阿 達 加 入 的 幫 會 並 不 是 甚 麼 響 噹 噹 的 字 號 , 而 是 屋 村 裏 的 小 幫 會 , 做 不 了 大 買 賣 , 他 偶 爾 會 幫 大 佬 帶 粉 ; 打 劫 的 士 , 收 入 絕 對 不 夠 獨 立 生 活 , 而 他 的 大 佬 本 身 是 在 屋 村 裏 開 面 包 舖 , 所 以 更 形 象 化 的 描 寫 是 ; 他 們 只 是 一 群 在 麵 包 舖 「 打 躉 」 的 屋 村 混 混 。
據 阿 達 說 , 那 個 時 候 他 在 幫 會 中 年 紀 比 較 小 , 所 以 老 是 裝 腔 作 勢 , 可 以 給 人 大 人 的 感 覺 。 但 在 家 裏 他 就 會 變 回 弟 弟 的 角 色 , 尤 其 是 面 對 姐 姐 的 時 候 。 姐 姐 是 家 中 最 會 照 護 別 人 的 一 個 , 對 阿 達 就 更 加 關 顧 , 可 能 是 年 紀 相 近 , 他 們 倆 可 說 是 無 所 不 談 , 只 是 加 入 幫 會 的 事 , 兩 人 都 會 技 巧 地 避 而 不 談 。 至 於 哥 哥 , 達 從 來 不 會 主 動 和 他 說 話 , 因 為 哥 哥 老 是 埋 怨 他 不 長 進 , 在 弟 妹 兩 人 眼 中 , 哥 哥 是 一 個 頗 為 自 私 的 人 , 只 顧 自 己 的 前 途 , 而 且 老 是 看 不 起 別 人 。
一 直 希 望 快 點 長 大 ; 一 直 想 著 搵 快 錢 , 促 成 了 阿 達 殺 人 事 件 。
阿 安 認 識 了 一 個 有 夫 之 婦 , 兩 人 設 計 將 丈 夫 殺 害 , 拿 取 遺 產 , 阿 達 出 於 一 時 逞 強 , 出 於 一 時 貪 念 , 最 終 當 上 了 殺 人 者 。
兩 個 星 期 後 , 阿 達 終 於 收 到 阿 安 的 傳 呼 , 約 他 在 酒 樓 見 面 , 他 在 酒 樓 玄 關 四 處 張 望 大 雄 , 他 躲 在 最 角 落 的 位 置 , 阿 達 感 到 一 種 莫 名 的 不 祥 , 於 是 轉 身 離 開 , 就 在 此 時 , 他 聽 到 一 陣 枱 櫈 的 碰 撞 , 回 頭 一 看 , 已 被 壓 倒 在 地 上 , 阿 達 被 捕 。
阿 達 和 阿 安 被 判 終 生 監 禁 , 對 阿 達 來 說 , 這 跟 死 刑 沒 有 什 麼 分 別 , 因 為 一 切 生 之 慾 都 已 歸 零 , 他 天 天 坐 在 死 囚 室 內 , 打 量 著 每 一 個 角 落 , 看 有 什 麼 最 簡 單 的 方 法 了 結 自 己 的 生 命 , 但 生 需 要 慾 望 ; 不 竟 死 也 要 勇 氣 , 他 兩 者 都 沒 有 。
姐 姐 每 個 星 期 都 搭 車 搭 船 花 7 個 小 時 去 探 阿 達 , 起 初 的 時 間 , 那 半 小 時 的 探 訪 大 家 只 在 哭 泣 , 彷 彿 沒 有 什 麼 再 值 得 說 了 。 但 姐 姐 的 探 訪 並 沒 有 間 斷 , 就 算 只 是 單 純 來 哭 , 也 花 7 小 時 來 哭 一 場 , 說 是 單 純 的 關 懷 , 也 無 話 可 說 。 而 姐 姐 更 代 替 阿 達 寫 信 給 母 親 , 編 說 阿 達 在 內 地 工 作 , 這 個 謊 言 至 今 維 持 了 廿 年 。
慢 慢 姐 姐 的 探 訪 , 變 成 阿 達 每 個 星 期 唯 一 的 等 待 , 甚 至 姐 姐 懷 了 孕 的 時 間 , 也 沒 有 停 止 探 訪 , 對 哭 的 場 面 也 慢 慢 過 度 至 日 常 鎖 事 的 閒 聊 , 而 姐 姐 每 次 都 會 帶 一 些 小 說 給 阿 達 , 看 小 說 就 變 成 阿 達 對 抗 無 窮 無 盡 的 日 與 夜 的 最 佳 方 法 , 或 許 要 肉 體 的 被 囚 禁 , 激 發 起 阿 達 對 思 想 自 由 的 最 大 喝 求 , 未 幾 , 阿 達 就 申 請 在 獄 中 繼 續 學 業 。 面 對 四 幢 白 牆 , 學 習 對 阿 達 可 說 是 唯 一 享 受 到 的 自 由 滋 味 。
4
10/19/2004 黑 路 周 建 偉 家 強 自 幼 喜 歡 研 究 家 中 電 子 產 品 。 隨 著 自 己 日 漸 對 電 子 有 進 一 步 的 認 識 , 以 及 對 電 腦 的 研 究 , 家 強 憑 著 聰 慧 和 努 力 當 上 電 腦 貿 易 生 意 老 闆 。 家 強 的 生 意 越 做 越 大 , 一 家 三 口 生 活 無 憂 。 喜 歡 玩 車 又 好 勝 的 家 強 日 漸 不 滿 現 狀 , 開 始 追 求 挑 戰 自 己 。
在 一 次 和 生 意 上 的 朋 友 Mario 交 談 下 , 家 強 向 他 透 露 為 了 証 明 自 己 遠 勝 電 腦 專 家 , 他 曾 經 成 功 經 互 聯 網 闖 進 了 外 國 銀 行 的 機 密 資 料 庫 。 Mario 見 機 不 可 失 , 坦 言 自 己 一 直 欲 參 與 製 做 假 信 用 卡 勾 當 , 奈 何 沒 法 破 解 銀 行 密 碼 , 盜 取 資 料 。 在 Mario 游 說 下 , 家 強 終 於 與 Mario 同 謀 , 嘗 試 參 與 破 解 外 國 銀 行 機 密 資 料 保 安 系 統 , 並 非 法 下 載 客 戶 資 料 作 製 做 假 卡 之 用 。
天 網 恢 恢 , 疏 而 不 漏 ﹗ 家 強 以 為 自 己 聰 敏 過 人 , 電 腦 技 術 了 得 , 網 上 盜 竊 定 必 能 瞞 天 過 海 。 原 來 警 方 早 己 掌 握 了 犯 罪 証 據 , 終 將 家 強 及 同 案 一 網 成 擒 。
家 強 一 家 三 口 本 是 樂 也 融 融 , 但 因 一 時 貪 念 和 好 勝 之 心 沖 昏 了 頭 腦 。 家 強 以 為 這 個 「 捷 徑 」 可 賺 錢 、 可 令 本 來 已 非 常 愜 意 的 家 庭 生 活 過 得 更 奢 華 。 怎 料 正 正 就 是 這 個 「 捷 徑 」 令 他 親 手 摧 毀 幸 福 的 家 。 家 強 的 妻 子 會 原 諒 他 嗎 ? 這 個 家 如 何 撐 下 去 ... ...
5
10/26/2004 一 子 錯 蔡 鳳 玲 阿 倫 , 十 八 歲 , 正 藉 年 少 氣 盛 , 滿 腦 子 却 是 黑 社 會 的 虛 榮 繁 華 夢 。 黑 社 會 表 面 的 稱 兄 道 弟 , 不 斷 吹 噓 的 義 氣 行 為 , 蒙 蔽 了 他 。 一 幕 又 一 幕 的 假 象 , 把 這 年 輕 小 子 推 向 人 生 的 ? 路   - 死 刑 。
當 日 穿 梭 於 刀 光 劍 影 , 從 來 不 怕 死 ; 直 至 步 入 死 囚 室 開 始 , 他 呼 吸 到 死 亡 的 氣 息 ; 才 第 一 次 真 正 面 對 死 亡 , 才 第 一 次 真 正 面 對 恐 懼 。
其 後 , 從 死 刑 囚 犯 被 改 判 為 終 生 犯 , 阿 倫 在 獄 中 已 渡 過 了 十 四 個 年 頭 。 自 言 曾 數 度 闖 進 人 生 的 十 字 路 口 , 不 倖 是 他 總 遇 不 上 天 使 , 不 然 命 運 會 一 次 又 一 次 為 他 改 寫 ; 他 曾 躊 躅 於 當 學 警 或 黑 社 會 的 抉 擇 ; 脫 離 黑 道 與 死 黨 重 歸 正 途 ; 背 棄 義 氣 轉 做 汚 點 正 人 . . . . 曾 幾 何 時 , 他 相 信 人 生 只 是 與 命 運 的 一 場 賭 博 , 他 孤 注 一 擲 , 結 果 輸 得 一 敗 塗 地 。
無 期 的 牢 獄 生 涯 令 他 相 當 沮 喪 、 懼 怕 , 後 來 一 位 老 囚 友 教 他 如 何 面 對 無 期 徒 刑 後 , 他 便 釋 懷 。 原 來 在 懲 教 所 中 , 面 對 有 限 的 空 間 , 未 知 的 將 來 , 仍 然 可 以 選 擇 自 己 的 路 向 及 生 存 方 式 。
6
11/02/2004 我 要 跳 舞 冼 惠 芬 震 宇 , 出 世 第 一 天 便 遭 母 親 拋 棄 , 父 親 把 他 交 給 姑 姐 照 顧 , 直 至 今 天 。 九 歲 某 天 , 從 露 台 往 下 望 , 看 見 爸 爸 殺 氣 騰 騰 追 斬 人 的 樣 子 , 就 開 始 洞 悉 爸 爸 原 來 就 是 大 人 口 中 的 〝 壞 人 〞 , 一 個 神 出 鬼 沒 的 壞 人 。 因 為 自 己 黑 暗 的 背 景 , 父 親 從 來 沒 寄 望 能 教 好 孩 子 。 兩 父 子 的 感 情 很 淡 很 薄 , 每 次 回 家 也 說 不 到 三 言 兩 語 , 但 每 次 在 最 傷 痛 的 關 頭 , 震 宇 就 會 想 念 起 爸 爸 的 一 切 ... ... ...
中 學 時 期 , 因 為 偶 像 〝 陳 浩 南 〞 的 酷 , 促 成 他 加 入 黑 社 會 。 終 日 留 連 在 機 鋪 , 令 他 產 生 強 烈 的 暴 力 傾 向 , 由 打 機 衍 生 出 打 人 的 慾 望 。 第 一 次 打 人 的 感 覺 像 一 雙 手 掙 脫 了 手 銬 , 飄 飄 然 沖 上 半 空 。 之 後 在 黑 社 會 裡 過 著 胡 作 非 為 的 日 子 , 終 於 在 某 次 的 士 高 〝 晒 馬 〞 行 動 中 被 捕 , 被 判 入 教 導 所 十 五 個 月 。
震 宇 在 被 捕 前 一 個 月 結 識 了 一 班 在 街 頭 跳 舞 的 〝 真 心 朋 友 〞 , 令 他 對 跳 舞 產 生 強 烈 興 趣 。 在 教 導 所 的 每 個 寂 寞 夜 晚 , 就 是 他 釋 放 孤 獨 的 寶 貴 時 刻 。 因 為 出 神 入 化 的 舞 技 , 令 同 倉 朋 友 欣 喜 若 狂 , 亦 令 導 師 對 他 刮 目 相 看 , 將 帶 領 跳 舞 隊 的 責 任 落 在 一 向 不 善 於 溝 通 的 震 宇 身 上 。 因 為 跳 舞 , 一 方 面 令 他 排 遣 在 所 內 孤 獨 的 日 子 , 另 一 方 面 令 他 更 渴 望 跳 出 監 倉 , 與 真 心 朋 友 跳 個 痛 快 。
震 宇 離 開 教 導 所 後 成 為 一 跳 舞 導 師 , 是 跳 舞 取 代 了 以 往 以 打 機 打 架 來 發 洩 內 心 冤 鬱 的 方 法 , 是 跳 舞 令 他 生 命 重 現 光 明 , 但 這 一 切 卻 永 遠 永 遠 不 能 與 父 親 分 享 ... ... 但 願 天 國 中 的 父 親 有 一 天 會 知 曉 !
7
11/09/2004 告 別 黑 道 伍 偉 賢 阿 健 最 近 一 次 入 獄 時 , 已 經 年 過 四 十 。 經 過 大 半 生 在 黑 社 會 打 滾 、 參 與 犯 罪 活 動 、 跟 毒 品 糾 纏 , 阿 健 不 禁 追 問 自 己 得 到 甚 麼 ? 失 去 甚 麼 ?
阿 健 自 小 六 已 無 心 向 學 , 加 入 黑 社 會 後 , 開 始 參 與 搶 刼 、 盜 竊 、 收 保 護 費 等 罪 行 , 並 且 不 斷 地 進 出 於 不 同 的 監 房 。 踏 上 違 法 之 途 後 , 阿 健 又 受 身 旁 損 友 唆 擺 而 染 上 吸 毒 的 習 慣 , 從 此 不 能 自 拔 , 甚 至 淪 為 街 頭 露 宿 者 。 決 心 戒 除 毒 癮 是 阿 健 生 命 中 第 一 個 轉 捩 點 。
然 而 三 十 多 歲 的 阿 健 仍 然 一 事 無 成 。 國 內 的 妻 女 於 阿 健 再 度 入 獄 期 間 分 別 來 港 定 居 。 妻 子 對 他 的 所 作 所 為 十 分 痛 恨 , 更 懷 疑 他 決 心 改 過 的 誠 意 。
幸 好 阿 健 並 未 因 此 意 志 消 沉 而 再 吸 食 毒 品 。 經 過 種 種 磨 練 和 輔 導 員 的 鼓 勵 下 , 他 的 意 志 更 為 鞏 固 , 只 因 他 明 白 到 自 己 已 為 年 輕 時 犯 下 的 錯 誤 而 失 去 不 少 , 更 不 希 望 到 年 老 時 要 付 出 更 多 。
8
11/16/2004 家 族 遊 戲 麥 志 恆 阿 洛 當 初 的 想 法 是 這 樣 的 : 「 賣 翻 版 遊 戲 不 算 是 犯 法 , 而 且 小 孩 沒 錢 買 正 版 碟 , 自 己 也 算 是 幫 了 他 們 一 把 。 」 但 最 終 他 也 要 為 此 付 上 24 個 月 的 牢 獄 生 涯 。
由 於 欠 了 卡 數 無 歸 還 , 阿 洛 開 始 在 商 場 內 賣 翻 版 , 由 於 利 錢 高 ; 不 愁 沒 有 顧 客 , 很 快 他 就 藉 此 還 清 債 務 。 但 阿 洛 並 沒 有 就 此 放 棄 , 相 反 他 再 多 開 一 間 在 附 近 的 商 場 , 之 後 女 朋 友 的 媽 媽 、 姐 姐 和 哥 哥 ; 阿 洛 的 父 母 、 姐 姐 和 哥 哥 都 相 繼 加 入 , 一 時 之 間 他 的 翻 版 店 開 遍 九 龍 新 界 , 收 入 亦 滾 滾 而 來 , 但 財 富 的 增 加 , 兩 個 原 本 普 普 通 通 的 家 族 , 相 互 及 內 部 之 間 的 矛 盾 亦 慢 慢 浮 現 , 嫉 妒 與 猜 疑 永 遠 都 是 貪 財 者 最 大 的 敵 人 , 加 上 海 關 的 掃 盪 行 動 , 最 終 各 人 不 但 一 貧 如 洗 , 萬 幸 的 是 阿 洛 在 獄 中 有 所 領 悟 , 挽 救 了 兩 個 差 點 分 崩 離 析 家 族 。
9
11/23/2004 鄧 敏 媚 阿 貪 ( 化 名 ) 自 少 便 熱 愛 颷 車 , 享 受 駕 車 時 的 速 度 感 。 中 一 輟 學 之 後 便 游 手 好 閒 , 輾 轉 做 過 幾 份 工 作 , 並 自 父 母 家 搬 出 來 自 住 。 考 獲 車 牌 後 便 經 常 與 友 人 四 處 飛 車 。
從 跟 車 工 人 到 開 運 輸 公 司 做 老 闆 , 短 短 幾 年 , 阿 貪 經 歷 了 人 生 最 光 輝 的 時 期 。 少 年 得 志 加 上 情 義 兩 個 字 , 令 他 身 邊 有 不 少 吃 喝 玩 樂 的 朋 友 , 甚 至 損 友 。 一 宗 搶 劫 案 令 阿 貪 被 判 十 二 年 監 禁 , 亦 把 他 從 人 生 的 最 高 點 拉 下 來 。 多 年 牢 獄 , 令 阿 貪 知 道 犯 罪 的 代 價 之 外 , 亦 令 他 開 始 懂 得 關 心 家 人 , 追 求 人 生 真 正 的 價 值 。
10
11/30/2004 玩 過 界 蔡 鳳 玲 一 班 十 六 、 七 歲 小 伙 子 , 一 句 " action " 展 開 了 這 瑒 遊 戲 , 結 局 是 四 名 學 生 被 判 入 更 生 中 心 , 四 人 判 入 勞 教 中 心 。
這 班 中 五 學 生 原 來 以 為 只 是 一 場 自 娛 的 閉 門 遊 戲 , 竟 然 變 成 警 方 戒 入 的 刑 事 案 。 這 是 他 們 始 料 不 及 , 甚 至 今 天 亦 難 以 接 受 的 事 實 。 究 竟 他 們 是 無 知 , 還 是 無 法 ?
他 們 經 常 在 校 內 戲 弄 一 名 同 學 , 眼 見 被 戲 弄 的 同 學 瑟 縮 一 旁 , 反 應 著 無 奈 、 害 怕 、 不 敢 怒 亦 不 敢 言 的 反 應 , 他 們 便 樂 在 其 中 。 在 無 人 干 預 的 情 況 下 , 遊 戲 由 戲 弄 演 變 為 欺 凌 。 原 來 他 們 的 字 典 內 不 論 對 欺 凌 或 遊 戲 , 甚 至 鋤 強 扶 弱 或 恃 強 凌 弱 都 沒 有 明 顯 分 界 。
這 宗 校 園 欺 凌 事 件 受 傳 媒 的 熱 烈 追 訪 , 甚 至 成 為 頭 條 新 聞 , 案 件 最 終 亦 成 功 入 罪 。 兩 名 參 與 案 件 的 學 生 , 會 在 節 目 中 剖 析 欺 凌 同 學 的 心 態 , 內 容 更 反 映 在 更 生 中 心 的 生 活 , 如 何 重 整 這 些 年 青 人 的 行 為 及 價 值 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