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女人多自在 2006
集數 月/日/年 劇名 編導 內容
1
02/12/2006 如果你相信童話 陳偉棠 監製 : 張 少 馨

透 過 2002 年 及 2004 年 的 兩 輯 < 女 人 多 自 在 > 連 續 劇 , 香 港 電 台 和 婦 女 事 務 委 員 會 成 功 塑 造 了 一 個 普 通 的 少 婦 、 阿 娟 如 何 了 解 到 自 強 的 重 要 性 , 更 透 過 自 強 過 程 去 幫 助 自 己 怎 樣 去 過 得 更 快 樂 、 更 自 在 、 更 充 實 ; 亦 同 時 最 終 可 以 幫 助 到 自 己 的 朋 友 , 家 人 及 社 區 。

在 二 零 零 六 年 的 三 月 八 號 國 際 婦 女 節 , 我 們 希 望 可 以 將 女 性 自 強 的 精 神 延 續 下 去 , 播 映 新 女 性 的 故 事 , 讓 香 港 的 觀 眾 可 以 透 過 螢 光 幕 再 一 次 看 到 女 性 發 光 發 熱 的 掙 扎 過 程 。

第一集: 如果你相信童話
二 十 七 歲 的 汪 明 欣 , 雖 然 瞎 了 雙 眼 , 但 堅 毅 的 性 格 卻 讓 她 成 為 出 色 的 女 作 家 , 汪 明 欣 的 奮 鬥 故 事 , 就 像 是 小 說 中 的 情 節 一 樣 曲 折 動 人 , 她 出 生 時 因 為 患 上 德 國 麻 疹 而 導 致 視 力 不 斷 衰 退 , 母 親 背 著 小 明 欣 到 處 求 醫 。 最 後 遇 到 李 維 達 醫 生 , 為 明 欣 醫 治 , 但 需 要 接 受 一 連 串 的 眼 部 手 術 和 各 種 治 療 , 明 欣 童 年 的 時 間 很 多 都 在 醫 院 渡 過 , 而 在 那 短 短 幾 年 , 亦 是 她 一 生 中 唯 一 見 過 這 個 世 界 的 時 光 。

直 至 她 八 歲 時 , 醫 生 終 於 斷 定 她 完 全 失 明 。 雖 然 失 去 了 視 力 , 但 明 欣 仍 然 擁 有 永 不 言 敗 的 精 神 , 中 學 時 隻 身 遠 赴 澳 洲 聖 艾 蒙 失 明 人 學 校 留 學 。 回 港 後 , 成 為 香 港 英 華 女 校 首 位 失 明 學 生 。 由 於 當 時 未 有 盲 人 用 的 電 腦 , 明 欣 的 母 親 每 天 都 要 把 明 欣 的 點 字 功 課 拿 回 心 光 盲 人 學 校 翻 譯 成 文 字 1 再 帶 回 學 校 給 老 師 看 。 而 不 論 風 雨 , 母 親 都 接 送 明 欣 上 學 , 在 學 校 裏 , 明 欣 不 知 跌 倒 過 多 少 次 , 但 她 仍 堅 持 靠 自 己 完 成 學 業 。

兩 年 前 , 明 欣 開 始 自 已 的 創 作 , 寫 了 第 一 本 小 說 「 如 果 你 相 信 童 話 」 , 這 個 故 事 包 含 了 很 多 她 的 親 身 經 歷 , 正 如 她 自 己 常 說 的 故 事 : 「 為 什 麼 馬 戲 團 裹 的 大 笨 象 不 去 掙 脫 搏 著 牠 的 鎖 鏈 , 其 實 牠 是 夠 氣 力 的 , 只 是 因 為 在 小 象 時 曾 因 掙 脫 鎖 鏈 而 弄 傷 雙 腳 , 長 大 後 便 不 敢 再 試 ... 」 而 明 欣 所 失 去 的 , 所 受 的 挫 折 肯 定 更 多 , 可 是 她 卻 能 擺 脫 袈 鎖 , 勇 往 直 前 , 因 為 她 相 信 世 界 上 仍 有 童 話 , 而 她 可 能 就 是 童 話 中 的 主 角 。

這 個 故 事 不 僅 是 一 個 失 明 女 子 - 明 欣 的 故 事 , 也 是 有 關 明 欣 母 親 的 故 事 。 點 點 滴 滴 的 情 節 , 令 人 深 深 體 會 到 母 親 對 女 兒 的 愛 , 親 情 的 支 持 可 以 令 人 在 逆 景 中 得 到 鼓 勵 , 也 使 人 明 白 這 個 世 界 仍 有 溫 暖 和 希 望 , 更 只 是 近 在 咫 尺 。

演 員 : 楊 思 琦 、 胡 諾 言 、 方 伊 琪 、 葉 景 文 、 金 穎 棋 、 魏 亮
2
02/19/2006 我的正經事 黎敏儀 沉 默 的 Nicole 自 少 家 教 甚 嚴 , 「 女 仔 應 該 學 鋼 琴 、 參 加 合 唱 團 」 , 雖 然 父 親 是 體 操 教 練 , 但 都 反 對 女 兒 參 加 體 操 及 運 動 項 目 , 因 為 怕 「 女 仔 受 傷 , 損 手 爛 腳 唔 好 ... 」 。 在 眾 多 限 制 的 空 間 內 成 長 , Nicole 內 心 對 自 由 、 自 主 的 渴 望 早 已 沸 騰 著 。

Nicole 放 學 後 瞞 著 父 母 與 朋 友 組 Band , 她 只 求 一 個 自 主 空 間 , 與 朋 友 夾 Band , 創 作 清 新 另 類 唱 作 , 縱 使 要 作 千 百 個 謊 話 去 換 取 這 種 快 樂 , Nicole 認 為 是 值 得 的 。

一 天 , 謊 話 被 揭 破 , 父 親 大 興 問 罪 之 師 , Nicole 鼓 起 勇 氣 說 出 四 個 字 : 「 我 要 出 碟 ! 」 。 雖 然 與 父 親 的 關 係 成 僵 局 , 但 是 為 了 自 己 的 理 想 , 今 次 絕 不 會 放 棄 。 最 後 , Nicole 感 動 了 父 親 , 更 借 錢 讓 她 出 版 第 一 隻 唱 片 。
3
02/26/2006 媽媽不在家 羅志華 這 樣 的 一 天 , 單 親 媽 媽 對 著 王 子 詠 三 姐 弟 說 , 你 們 歡 迎 一 個 新 弟 弟 嗎 ? 替 你 們 找 個 新 爸 爸 如 何 ? 媽 媽 將 會 離 家 一 段 日 子 , 你 們 可 要 好 好 照 顧 自 己 。 之 後 一 年 多 時 間 裡 , 讀 中 二 的 子 詠 開 始 擔 起 這 頭 家 , 照 顧 中 四 的 家 姐 和 小 五 的 弟 弟 的 起 居 飲 食 , 管 理 好 每 月 繃 緊 的 開 支 , 還 要 體 恤 忙 於 學 業 的 姐 姐 和 不 懂 事 的 弟 弟 , 嚴 然 一 個 小 當 家 。 雖 然 是 苦 差 , 子 詠 卻 深 信 放 棄 不 是 對 媽 媽 的 承 諾 。 有 一 日 , 不 懂 事 的 弟 弟 又 私 自 取 去 家 中 所 餘 無 幾 的 萬 應 錢 去 胡 亂 揮 霍 。 一 夜 間 , 家 裡 祇 剩 下 白 米 加 兩 串 蠔 豉 、 一 個 思 念 媽 媽 的 弟 弟 、 兩 個 連 放 學 搭 車 錢 也 沒 有 的 姊 妹 。 翌 日 , 姊 妹 兩 人 步 行 一 小 時 多 回 家 , 一 路 上 , 他 們 想 起 身 在 外 國 的 媽 媽 , 她 也 可 能 同 樣 面 對 重 重 困 難 , 這 令 子 詠 更 明 白 放 棄 從 來 不 是 一 個 人 的 事 。 一 家 人 的 心 還 繫 在 這 個 家 裡 面 。 子 詠 跟 弟 弟 慶 祝 生 辰 , 這 是 媽 媽 不 在 家 的 第 一 次 , 生 日 蛋 糕 是 代 表 媽 媽 買 的 。 弟 弟 吹 息 了 臘 燭 , 卻 沒 有 吃 半 點 便 外 出 去 玩 。 子 詠 知 道 了 , 當 媽 媽 的 滋 味 真 好 受 ; 媽 媽 , 請 你 快 回 家 吧 !

演 員 : 陳 羽 欣 丶 蘇 日 麗 丶 李 偉 鏗
4
03/05/2006 愛情陷阱 張 靜 追 求 真 摯 愛 情 是 每 一 位 少 女 夢 寐 以 求 的 夢 想 , 當 自 己 墮 入 情 網 時 , 誰 會 想 到 自 己 遇 上 了 「 愛 情 陷 阱 」 ?
阿 儀 ( 化 名 ) , 廣 州 人 , 大 學 畢 業 , 跟 萬 千 少 女 一 樣 , 十 分 響 往 愛 情 , 加 上 90 年 代 大 陸 正 值 開 放 , 對 香 港 的 人 和 事 有 一 種 莫 明 的 好 奇 及 憧 憬 。 在 酒 店 實 習 時 , 邂 逅 香 港 男 士 王 輝 ( 化 名 ) , 被 他 的 甜 言 蜜 語 及 溫 柔 體 貼 所 吸 引 , 能 遇 上 他 , 阿 儀 感 覺 自 己 是 位 幸 運 兒 。 但 婚 後 卻 發 現 丈 夫 妒 忌 心 極 重 , 多 次 背 著 她 騷 擾 她 的 同 事 及 上 司 , 目 的 是 要 完 完 全 全 擁 有 她 。 為 了 讓 丈 夫 更 有 安 全 感 , 阿 儀 為 他 生 下 女 兒 並 隨 之 來 到 香 港 居 住 , 豈 料 卻 揭 開 惡 夢 的 序 幕 。 阿 儀 發 現 丈 夫 一 直 瞞 騙 自 己 是 生 意 人 , 其 實 卻 靠 綜 援 生 活 。 其 後 又 發 現 丈 夫 曾 經 結 婚 , 自 己 竟 是 破 壞 別 人 家 庭 的 第 三 者 。 阿 儀 不 能 接 受 丈 夫 的 種 種 欺 騙 , 決 定 與 丈 夫 分 房 而 睡 , 以 示 抗 議 , 此 舉 卻 換 來 丈 夫 的 變 態 行 為 , 開 始 了 她 及 女 兒 受 精 神 虐 待 的 漫 長 歲 月 , 導 致 阿 儀 情 緒 抑 鬱 , 曾 想 自 殺 , 女 兒 更 對 父 親 恨 之 入 骨 , 兩 母 女 過 著 八 年 驚 惶 痛 苦 的 生 活 。
2002 年 冬 至 , 丈 夫 到 阿 儀 的 教 堂 大 吵 大 閙 , 阿 儀 有 感 教 友 受 到 威 脅 而 毅 然 報 警 , 得 到 警 方 幫 助 及 轉 介 , 令 自 己 及 女 兒 從 此 逃 出 生 天 , 在 社 工 協 助 下 , 重 過 新 生 活 。 女 兒 更 形 容 : 「 如 父 母 還 未 離 婚 , 我 絕 不 會 健 康 成 長 ! 」
家 庭 暴 力 並 不 限 於 身 體 虐 待 , 精 神 虐 待 如 不 停 辱 罵 、 威 嚇 、 禁 錮 等 亦 會 令 受 虐 者 精 神 及 心 理 上 受 困 擾 , 更 甚 者 會 導 致 情 緒 抑 鬱 , 產 生 自 殺 傾 向 。 受 精 神 虐 待 人 士 因 沒 有 表 面 傷 痕 , 更 難 取 得 別 人 信 任 及 幫 助 。

演 員 : 周 偉 強 、 秦 楠 、 郭 佳 詩
5
03/12/2006 大海的水嬌 潘婉儀 在 長 洲 一 條 遊 人 不 感 興 趣 的 橫 巷 , 有 間 街 坊 間 口 碑 載 道 的 海 味 鋪 , 海 馬 、 咸 魚 、 花 膠 , 飾 滿 沒 有 裝 修 的 一 方 小 鋪 , 這 些 滋 潤 補 品 , 是 太 陽 將 海 洋 旺 盛 的 生 命 力 以 炙 熱 凝 化 的 示 範 作 , 鋪 內 空 氣 , 飄 散 著 海 水 的 咸 味 。

天 天 穿 小 企 領 修 腰 唐 裝 花 布 衫 的 嬌 姐 是 鋪 頭 生 招 牌 , 雖 然 外 型 嬌 俏 , 但 粗 獷 爽 快 的 性 格 卻 好 比 條 硬 漢 子 , 她 聲 大 大 、 手 腳 快 , 粗 重 工 夫 手 到 拿 來 。 嬌 姐 全 名 黎 水 嬌 , 水 上 人 , 有 2 子 4 女 9 孫 , 年 青 時 在 香 港 仔 、 西 貢 、 筲 箕 灣 逐 魚 而 生 , 數 年 前 賣 船 退 休 , 與 丈 夫 落 腳 在 長 洲 , 53 歲 人 , 洋 溢 無 止 盡 的 幹 勁 和 生 命 力 。

嬌 姐 17 歲 嫁 夫 , 21 歲 換 成 人 身 份 証 時 , 已 經 是 三 子 之 母 , 作 為 水 上 人 家 的 女 兒 , 她 過 的 是 早 熟 的 人 生 。 嫁 給 漁 民 , 帶 著 家 小 出 海 討 活 , 這 位 水 上 人 家 的 年 輕 母 親 堅 毅 勤 快 , 然 而 女 兒 說 印 象 中 , 她 打 人 工 夫 了 得 , 海 上 生 活 苦 , 不 容 許 有 温 柔 的 媽 媽 。 然 而 她 卻 是 個 温 柔 的 奶 奶 , 對 新 抱 包 容 愛 護 , 也 許 對 嫁 給 漁 民 的 女 人 的 生 涯 , 有 多 一 份 體 貼 感 , 雖 然 不 同 住 , 但 每 天 下 午 新 抱 都 來 鋪 內 幫 忙 , 婆 媳 一 起 剝 魚 皮 , 有 一 句 沒 一 句 地 搭 訕 , 新 抱 就 在 奶 奶 點 點 滴 滴 的 教 化 下 , 學 懂 持 家 之 道 。

看 來 硬 朗 的 嬌 姐 , 心 中 有 一 位 感 動 她 一 生 的 女 性 , 就 是 丈 夫 的 養 母 。 這 位 奶 奶 是 個 傳 統 好 女 子 , 岸 上 女 嫁 入 漁 家 , 不 熟 水 性 的 她 暈 了 大 半 生 的 船 浪 , 丈 夫 橫 蠻 無 理 , 她 嫁 夫 從 夫 默 默 承 受 。 嬌 姐 當 年 嫁 入 夫 家 , 老 爺 對 她 嚴 苛 挑 剔 , 在 打 漁 、 理 家 、 育 小 、 服 侍 無 理 取 鬧 的 老 爺 等 一 大 串 担 子 下 , 她 抑 鬱 不 樂 得 曾 經 跳 海 抗 議 , 幸 好 奶 奶 愛 她 如 親 女 兒 , 婆 媳 倆 相 濡 以 沫 , 渡 過 黑 暗 日 子 , 丈 夫 屢 次 想 帶 她 離 開 , 但 嬌 姐 不 忍 心 丟 下 奶 奶 , 寧 願 繼 續 受 氣 , 這 段 夢 魘 直 至 老 爺 離 世 始 結 束 , 歷 時 廿 載 。 嬌 姐 夫 婦 對 奶 奶 很 敬 愛 , 借 錢 買 樓 給 她 享 晚 福 , 這 時 一 家 人 才 第 一 次 在 岸 上 落 腳 , 有 個 不 再 飄 泊 的 家 。

慈 母 手 中 線 , 表 達 最 貼 身 的 心 事 , 奶 奶 離 世 前 , 怕 兒 子 沒 有 合 身 的 衣 服 , 怱 忙 為 兒 子 趕 縫 幾 件 唐 裝 布 衣 , 那 天 , 嬌 姐 說 起 奶 奶 的 故 事 , 丈 夫 順 手 拿 出 那 件 布 衣 披 上 , 一 切 敬 意 與 懷 念 , 就 在 兩 人 泛 紅 的 眼 眶 裡 說 得 一 清 二 楚 。
6
03/19/2006 你在乎我嗎? 黃兆均 現 今 時 代 有 個 想 法 : 「 處 男 處 女 會 被 笑 」 。 但 對 阿 藍 來 說 , 她 感 到 這 說 法 很 老 套 。 如 果 可 以 回 頭 , 她 也 定 會 堅 守 她 的 貞 操 , 因 為 這 是 對 將 來 終 身 伴 侶 的 一 份 尊 重 及 海 誓 山 盟 的 愛 !

阿 藍 是 來 自 破 裂 家 庭 中 的 獨 女 , 本 性 貪 玩 , 在 夜 生 活 的 圈 子 中 認 識 了 男 友 , 起 初 只 是 貪 玩 的 心 態 , 後 來 動 了 真 情 , 在 短 短 半 年 間 已 發 生 了 關 係 , 終 於 懷 孕 。 誕 下 了 女 嬰 , 也 放 棄 了 不 安 定 的 兩 性 關 係 , 阿 藍 再 次 站 起 來 。 生 活 不 容 易 , 要 工 作 , 又 要 照 顧 女 兒 , 很 吃 力 。 但 阿 藍 很 愛 她 的 女 兒 , 她 願 意 為 照 顧 她 而 放 棄 自 由 , 但 她 一 個 人 的 力 量 有 限 , 有 時 候 要 不 好 意 思 地 問 這 個 問 那 個 能 否 為 她 照 顧 女 兒 一 陣 子 , 好 讓 她 去 剪 個 髮 , 找 不 到 人 幫 手 時 , 只 好 暫 時 做 個 頭 髮 散 亂 的 女 子 !

家 中 的 環 境 仍 然 很 零 亂 , 屋 內 四 處 的 雜 物 , 學 校 對 弟 弟 的 投 訴 , 父 親 和 繼 母 及 繼 母 跟 情 人 欲 斷 難 斷 的 關 係 , 這 種 種 都 好 像 等 待 她 去 收 拾 。 她 以 為 自 己 很 強 , 凡 事 都 不 用 跟 人 說 , 事 事 自 己 都 到 , 她 以 為 每 件 事 情 完 結 後 就 「 明 天 會 更 好 」 。

自 從 和 男 友 分 手 後 , 她 的 心 情 開 朗 得 多 , 但 仍 然 後 悔 當 初 沒 聽 從 身 邊 的 長 輩 或 朋 友 的 意 見 , 至 少 不 會 發 生 關 係 , 不 會 失 去 自 己 , 不 會 怕 女 兒 在 單 親 家 庭 裡 成 長 所 帶 來 的 壓 力 。 她 相 信 : 不 羈 的 人 生 令 生 命 中 帶 着 遺 憾 !

主 演 : 李 逸 朗 / 蔣 雅 雯
7
03/26/2006 強人‧媽咪 編 導 : 黃 天 任 一 個 工 作 能 力 極 高 的 女 性 , 當 她 攀 上 事 業 高 峯 的 時 候 , 所 面 對 的 壓 力 便 會 愈 來 愈 大 。 熊 露 珊 (Lusan) 是 一 位 專 業 會 計 師 , 擅 長 處 理 國 際 稅 務 工 作 ( 丈 夫 是 一 名 核 數 師 ) 。

露 珊 喜 愛 挑 戰 , 為 人 積 極 進 取 ; 當 她 升 任 公 司 合 夥 人 時 , 原 來 的 人 事 關 係 便 出 現 了 變 化 , 以 往 同 級 的 會 妒 忌 她 的 升 遷 , 入 行 時 的 師 傅 會 對 她 產 生 顧 忌 。 十 一 個 合 夥 人 中 只 有 她 一 個 是 女 性 , 男 女 處 事 方 法 有 別 , 令 她 的 處 境 顯 得 尷 尬 , 加 上 她 升 職 後 不 久 便 懷 孕 , 幼 子 出 世 後 , 母 性 自 然 隨 之 而 來 , 她 冀 望 能 在 事 業 與 家 庭 之 間 得 到 平 衡 。 奈 何 在 盡 力 下 亦 自 問 沒 有 影 響 公 司 事 務 , 仍 是 招 來 同 事 的 閒 言 , 認 為 露 珊 沒 有 以 往 那 般 投 入 拚 搏 ; 在 重 重 壓 力 下 , 露 珊 忍 痛 離 開 。

有 實 力 的 人 自 然 有 她 的 支 持 者 , 一 向 合 作 愉 快 的 兩 個 大 客 , 堅 持 要 與 露 珊 共 同 進 退 , 並 鼓 勵 她 自 組 公 司 ; 一 向 喜 愛 工 作 的 露 珊 , 毅 然 開 設 一 人 公 司 , 重 新 接 受 生 活 磨 煉 , 在 她 的 努 力 下 , 生 意 蒸 蒸 日 上 , 輾 轉 發 展 成 一 間 較 具 規 模 的 稅 務 顧 問 公 司 , 更 由 於 她 擁 有 豐 富 的 稅 務 知 識 , 獲 香 港 會 計 師 公 會 邀 請 出 任 多 項 公 職 , 貢 獻 社 會 。

露 珊 後 來 多 添 一 小 兒 , 現 在 的 她 , 既 擁 有 自 己 的 事 業 , 亦 可 以 自 由 安 排 家 庭 的 時 間 , 負 起 教 養 兒 子 的 責 任 , 在 丈 夫 的 配 合 及 支 持 下 , 一 家 四 口 , 生 活 愉 快 。

主 演 : 陳 松 伶 鄭 子 誠
8
04/02/2006 相撲少女 陳偉棠 提 起 相 撲 , 很 多 人 會 立 刻 聯 想 到 兩 個 光 著 身 子 、 體 形 魁 梧 的 日 本 男 子 在 泥 圈 中 推 推 撞 撞 , 以 氣 力 相 搏 。 然 而 隨 著 時 代 的 轉 變 , 相 撲 已 不 再 是 男 士 和 「 巨 人 」 的 專 利 , 體 重 僅 五 十 公 斤 的 香 港 女 子 也 可 在 土 俵 上 問 鼎 。 雖 然 女 子 相 撲 ( 新 相 撲 ) 在 港 只 興 起 了 一 、 兩 年 , 香 港 的 女 撲 手 已 屢 為 港 爭 光 。 2005 年 在 日 本 舉 行 的 「 第 三 屆 亞 洲 新 相 撲 賽 」 , 港 隊 女 子 隊 共 奪 得 四 面 銅 牌 , 達 到 亞 洲 水 平 。

二 十 三 歲 的 黃 麗 敏 , 自 小 就 喜 歡 柔 道 運 動 , 在 上 述 賽 事 勇 奪 公 開 組 銅 牌 。 這 面 獎 牌 得 來 不 易 , 黃 麗 敏 任 職 機 場 保 安 , 家 住 天 水 圍 , 卻 要 每 星 期 到 油 麻 地 練 習 。 她 首 次 打 相 撲 時 , 最 令 她 們 困 擾 的 就 是 要 戴 上 那 條 闊 四 吋 、 如 「 消 防 喉 」 般 堅 硬 的 相 撲 帶 。 「 在 練 習 相 撲 基 本 功 如 『 四 股 』 時 , 雙 腳 要 很 大 力 地 踏 在 地 上 , 以 致 大 腿 內 外 、 腳 筋 和 腳 底 都 疼 痛 非 常 。 」

二 十 二 歲 的 麥 家 寶 由 於 父 親 熱 愛 相 撲 運 動 , 所 以 從 小 已 參 與 相 撲 , 由 於 身 形 較 細 小 , 往 往 都 是 做 後 備 。 在 比 賽 時 遇 上 體 形 比 自 己 巨 大 的 對 手 , 與 三 百 多 磅 的 歐 洲 對 手 較 量 , 比 賽 只 開 始 了 半 分 鐘 , 對 手 已 把 她 逼 得 退 後 三 呎 , 將 她 推 出 土 俵 外 。 雖 然 比 賽 輸 了 , 她 卻 說 ﹕ 「 相 撲 最 刺 激 的 地 方 就 是 能 同 比 自 己 重 幾 倍 的 對 手 較 量 , 如 果 贏 了 便 能 得 到 很 大 成 功 感 。 」

兩 位 相 撲 少 女 勇 往 直 前 , 為 自 己 的 目 標 而 奪 鬥 , 作 為 現 代 女 性 , 只 要 是 為 自 己 的 理 想 而 努 力 , 一 切 障 礙 歧 見 都 可 以 克 服 。 在 相 樸 場 上 競 賽 , 勝 負 只 在 一 剎 那 間 , 但 這 一 剎 那 卻 可 以 爆 發 出 生 命 的 無 窮 前 進 力 。
9
04/09/2006 月亮代表我的心 羅志華 明 知 吃 力 , 也 不 知 會 否 討 好 的 工 作 , 已 為 人 母 的 吳 敏 兒 憑 一 顆 赤 子 之 心 , 因 緣 際 遇 加 上 抱 打 不 平 的 性 格 , 當 上 了 新 成 立 的 英 航 香 港 國 際 機 倉 服 務 員 工 會 主 席 。 工 會 成 立 不 久 , 吳 敏 兒 便 跟 公 司 展 開 打 官 司 的 序 幕 , 追 討 扣 減 的 三 分 一 雙 糧 。 也 在 這 期 間 , 她 第 二 次 懷 孕 。

工 會 事 務 煩 重 , 與 公 司 關 系 亦 日 趨 緊 張 , 加 上 女 機 倉 服 務 員 很 多 時 流 產 的 機 會 都 較 高 , 吳 敏 兒 真 的 擔 心 應 負 不 來 。 正 當 要 與 公 司 進 行 初 步 調 解 之 際 , 患 肺 癌 已 久 的 父 親 離 留 , 守 候 兩 天 的 她 卻 在 最 後 關 頭 錯 過 見 父 親 最 後 一 面 , 吳 敏 兒 的 心 情 可 謂 跌 至 谷 底 ; 連 最 想 放 聲 痛 哭 的 時 候 也 不 敢 , 怕 影 响 肚 裡 的 骨 肉 , 吳 敏 兒 所 承 受 的 壓 力 真 的 是 一 個 女 人 所 能 承 擔 的 嗎 ? 此 時 公 司 並 沒 有 半 點 體 恤 , 又 就 恩 恤 假 與 吳 敏 兒 糾 纏 , 吳 敏 兒 衹 好 同 意 一 個 不 合 理 的 安 排 。

吳 敏 兒 不 讓 自 己 過 份 悲 傷 , 也 不 想 令 工 會 的 姊 妹 弟 兄 失 望 , 吳 敏 兒 抖 擻 精 神 再 跟 公 司 就 扣 糧 一 事 訴 諸 於 法 庭 之 上 。 大 著 肚 子 去 買 棺 材 , 大 著 肚 子 上 法 庭 都 經 過 了 , 兒 子 才 乖 乖 地 在 判 决 勝 數 後 廿 一 日 出 生 , 怎 料 兒 子 出 生 後 翌 日 不 明 高 燒 起 來 , 又 是 一 盤 冷 水 潑 過 來 , 吳 敏 兒 心 裡 自 責 ; 要 怪 媽 媽 給 你 的 時 間 不 夠 吧 ! 剛 剛 剖 腹 產 子 的 吳 敏 兒 決 定 留 在 氧 氣 箱 旁 陪 兒 子 作 為 補 嘗 , 直 至 他 無 羔 。 一 個 堅 强 的 母 親 可 以 是 這 樣 的 。

演 出 : 彭 家 麗 、 梁 天 、 蘇 昶 、 鄭 頴 儀 、 馮 穎 彤
10
04/16/2006 泰來老闆娘 潘婉儀 一 對 母 女 穿 梭 時 空 的 傾 心 對 話 --- 從 過 去 的 掙 扎 、 現 在 的 勞 累 , 談 到 自 在 的 未 來 。 媽 在 家 鄉 泰 北 , 女 在 香 港 , 身 體 隔 千 哩 萬 哩 , 心 卻 從 未 分 開 過 , 一 同 擺 平 每 日 的 柴 米 油 鹽 、 喜 怒 哀 樂 , 並 默 默 倒 數 著 團 圓 的 那 一 天 。

十 八 年 前 , 母 親 曾 珊 珊 帶 著 一 個 皮 箱 、 一 紙 家 傭 合 約 和 一 雙 手 , 從 泰 北 貧 瘠 的 Kusuman 來 到 香 港 打 工 , 身 為 大 學 生 的 女 兒 曾 珠 麗 是 家 中 獨 女 , 她 要 求 自 己 要 比 男 孩 子 强 , 覺 得 有 責 任 改 善 家 境 , 亦 隨 後 來 到 香 港 當 家 傭 。 兩 人 洗 厠 所 、 吃 魚 尾 , 受 盡 無 良 老 闆 的 無 謂 氣 , 於 是 母 女 同 心 , 努 力 貯 錢 , 夢 想 回 鄉 搞 生 意 、 做 老 闆 娘 , 拿 回 自 由 與 尊 嚴 。

從 前 家 徒 四 壁 , 今 天 , 女 兒 麗 姐 是 九 龍 城 一 間 家 庭 式 泰 菜 館 的 老 闆 娘 , 嫁 了 香 港 丈 夫 , 生 了 兒 子 。 母 親 珊 姐 回 到 泰 北 , 憑 母 女 倆 的 積 蓄 建 了 七 間 小 渡 假 屋 、 掘 了 四 個 漁 塘 、 開 發 了 樹 膠 園 , 原 來 勤 勞 的 一 雙 手 , 真 的 可 以 化 腐 朽 作 神 奇 。

然 而 老 闆 娘 卻 不 易 做 , 為 了 令 父 母 和 兒 子 有 幸 福 未 來 , 麗 姐 每 天 在 餐 館 從 下 午 三 時 工 作 至 凌 晨 三 時 ; 而 珊 姐 為 了 讓 女 兒 和 孫 兒 下 半 生 無 憂 , 在 二 十 四 小 時 營 業 的 渡 假 屋 沒 有 下 班 的 時 間 。 你 為 我 , 我 為 你 , 一 雙 勤 快 的 手 , 是 恩 賜 也 仿 如 咀 咒 , 將 她 倆 的 一 生 鎖 定 在 勞 碌 的 命 途 上 , 無 奈 地 遺 落 了 自 己 。 母 女 倆 指 望 泰 國 生 意 能 在 幾 年 內 上 軌 道 , 麗 姐 待 兒 子 長 大 些 , 就 可 以 回 家 鄉 接 手 父 母 的 生 意 , 讓 兩 老 享 晚 福 , 做 了 別 人 的 妻 子 和 母 親 , 麗 姐 還 是 比 較 著 緊 獨 生 女 兒 這 個 角 色 。

珊 姐 有 三 個 狗 保 鏣 , 跟 頑 皮 小 狗 玩 耍 時 , 珊 姐 最 自 在 , 深 宵 有 客 到 , 狗 保 鑣 便 伴 著 珊 姐 摸 黑 工 作 ; 而 麗 姐 最 開 心 是 清 晨 埋 數 時 , 因 為 無 論 當 日 賺 多 賺 少 , 總 之 是 時 候 回 家 抱 頭 大 睡 , 暫 忘 鋪 頭 萬 千 雜 務 。 母 女 倆 每 天 還 有 共 享 的 自 在 時 刻 , 就 是 講 長 途 電 話 , 互 相 報 告 營 業 狀 況 , 在 遠 方 , 有 血 脈 相 連 的 另 一 個 她 在 支 持 著 , 母 女 倆 無 論 多 累 都 能 夠 撑 下 去 。 憑 一 雙 肯 做 肯 捱 的 手 和 一 個 頑 强 信 念 , 母 女 倆 知 道 終 有 一 天 , 可 以 否 極 泰 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