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吾土吾情 2007
集數 月/日/年 劇名 編導 內容
1
07/19/2007 皇后之後 麥 志 恆 監製:陳耀雄

「 天 星 」 之 火 , 燎 起 了 一 場 香 港 身 份 自 覺 的 文 化 大 戰 ; 「 皇 后 」 一 役 , 成 為 香 港 保 育 運 動 的 里 程 碑 , 引 發 了 深 層 次 的 有 形 和 無 形 的 辯 證 : 文 物 是 屬 於 誰 的 ? 誰 來 決 定 甚 麼 是 文 物 ? 如 何 保 育 文 物 ? 誰 來 保 育 ? 誰 來 付 鈔 ? 「 管 治 階 層 」 如 何 開 放 思 維 和 權 力 , 讓 「 社 會 群 眾 」 參 與 決 策 ?

新 一 輯 香 港 電 台 電 視 部 製 作 的 紀 錄 片 集 「 吾 土 吾 情 」 , 會 從 「 皇 后 」 出 發 , 探 討 在 「 保 皇 」 之 後 , 大 家 應 如 何 為 生 於 斯 、 長 於 斯 的 地 方 累 積 文 化 資 本 , 持 續 發 展 物 質 和 非 物 質 文 明 , 提 升 香 港 我 們 這 個 國 際 城 市 的 品 牌 。

《 第 一 集 》 皇 后 之 後

去 年 十 二 月 政 府 拆 卸 天 星 碼 頭 , 遇 到 要 保 育 天 星 的 市 民 激 烈 阻 撓 , 引 發 關 於 發 展 與 保 育 的 矛 盾 , 可 說 史 無 前 例 , 而 且 一 直 延 續 到 皇 后 事 件 , 至 今 仍 未 解 決 。 過 去 半 年 , 不 同 界 別 、 不 同 階 層 的 香 港 人 , 都 對 「 如 何 保 育 香 港 、 如 何 保 留 文 物 、 公 共 空 間 的 保 育 、 從 下 而 上 的 保 育 政 策 ... 」 這 些 議 題 廣 泛 討 論 , 一 下 子 , 市 民 對 自 己 身 處 的 城 市 , 應 該 如 何 佈 置 、 裝 飾 和 使 用 , 不 再 沉 默 。 無 論 「 保 皇 」 結 果 怎 樣 , 在 發 展 與 保 育 這 個 議 題 上 , 新 思 維 的 注 入 , 將 是 無 可 避 免 。
2
07/26/2007 歸鹽田居 蔡鳳玲 西 貢 鹽 田 仔 的 居 民 擔 心 這 小 島 會 面 臨 湮 沒 的 厄 運 , 希 望 把 鹽 田 仔 發 展 成 一 個 文 化 旅 遊 生 態 保 育 區 ; 構 思 包 括 復 修 一 幅 荒 廢 了 大 半 個 世 紀 的 鹽 田 , 一 份 濃 厚 鄉 情 提 升 了 小 島 保 育 的 價 值 。 自 19 世 紀 , 鹽 田 仔 全 村 居 民 開 始 信 奉 天 主 教 , 島 上 的 一 間 天 主 堂 陪 伴 村 民 已 有 一 個 世 紀 。 村 民 視 它 為 宗 族 的 祠 堂 , 而 全 靠 每 年 五 月 一 度 的 主 保 瞻 禮 , 維 繫 著 散 居 海 外 的 村 民 。
3
08/02/2007 長醮長有 周建偉 對 一 般 香 港 人 來 說 , 長 洲 每 年 的 「 太 平 清 醮 」 ( 亦 稱 「 打 醮 」 ) 是 一 個 嘉 年 華 , 看 「 飄 色 」 、 「 搶 包 山 」 的 節 日 。 然 而 , 「 打 醮 」 對 長 洲 居 民 的 最 大 意 義 是 宗 教 上 合 境 平 安 、 祭 魂 酬 神 。 全 島 居 民 在 為 期 三 天 的 「 打 醮 」 儀 式 中 需 要 齋 戒 , 以 求 身 心 潔 淨 。 然 而 , 隨 著 時 代 改 變 , 外 力 很 容 易 將 儀 式 本 身 意 義 改 變 , 如 政 府 大 力 宣 傳 的 「 搶 包 山 」 為 一 個 全 港 市 民 競 技 比 賽 活 動 , 而 不 再 是 儀 式 本 身 意 義 - - 祈 福 澤 恩 。 「 太 平 清 醮 」 是 香 港 其 中 一 個 非 物 質 文 化 遺 產 , 其 儀 式 意 義 背 後 維 繫 著 族 群 與 社 區 的 關 係 , 亦 見 證 社 區 歷 史 的 演 變 。
4
08/09/2007 魚米飄零 伍偉賢 自 然 環 境 本 來 是 人 類 社 會 的 重 要 基 石 。 然 而 社 會 的 發 展 往 往 令 人 們 忘 記 自 身 跟 自 然 的 關 係 , 忘 記 仍 然 跟 自 然 環 境 相 依 并 存 的 社 群 。 大 澳 水 鄉 的 漁 業 與 塱 原 濕 地 的 農 耕 , 都 曾 經 是 香 港 的 命 脈 。 如 今 大 澳 的 漁 業 已 幾 近 消 亡 , 但 獨 特 的 端 午 節 神 龍 游 涌 的 慶 典 , 仍 承 傳 著 漁 業 的 傳 統 ; 塱 原 的 農 耕 艱 難 維 持 , 卻 希 望 有 重 新 復 興 的 一 天 。 兩 者 之 間 並 不 相 關 , 但 都 反 映 著 香 港 的 鄉 土 狀 況 。
5
08/16/2007 再建香港 鄧慧玲 近 年 舊 區 重 建 項 目 此 起 彼 落 , 保 育 聲 響 遍 全 城 。 除 了 有 七 十 年 歷 史 的 灣 仔 街 市 、 一 級 歷 史 建 築 物 藍 屋 , 大 家 想 保 留 的 還 有 要 花 上 好 幾 十 年 才 營 造 出 的 社 區 。 人 物 網 絡 、 社 區 連 繫 都 是 社 會 的 資 產 。
深 水 埗 曾 是 八 十 年 代 初 全 港 人 口 密 度 最 高 的 地 區 , 亦 是 不 少 內 地 來 港 人 士 的 第 一 個 家 。 除 了 孕 育 了 獨 特 的 街 道 文 化 , 還 有 舊 區 的 鄰 里 關 係 。
灣 仔 利 東 街 的 居 民 , 在 志 願 機 構 及 專 業 人 士 的 協 助 下 , 嘗 試 為 現 行 的 城 市 規 劃 開 一 條 新 路 。 他 們 以 用 家 的 身 份 , 規 劃 出 一 條 新 的 利 東 街 , 希 望 打 破 「 賠 錢 走 人 」 的 悶 局 。 居 民 籌 款 將 這 個 由 下 而 上 的 「 啞 鈴 方 案 」 向 市 建 局 申 請 批 准 , 但 經 過 幾 年 苦 戰 , 申 請 終 告 失 敗 。
我 們 既 是 構 成 城 市 的 組 件 , 亦 是 活 於 城 市 的 用 家 , 所 以 城 市 規 劃 , 必 先 要 做 到 「 以 人 為 本 」 。 本 集 將 探 討 香 港 現 行 的 城 市 規 劃 模 式 及 舊 區 重 建 對 社 區 營 造 的 影 響 。
6
08/23/2007 尋找失落的空間 黃志 香 港 新 界 原 居 民 的 祖 先 , 多 在 數 百 年 前 由 華 南 各 地 移 居 至 此 , 據 說 不 少 是 客 家 人 , 他 們 在 新 界 北 如 荔 枝 窩 、 梅 子 林 、 蓮 澳 等 地 , 興 建 了 不 少 村 落 。 村 落 後 方 ( 一 般 為 祠 堂 後 ) 必 有 風 水 林 , 林 內 多 長 有 榕 樹 、 樟 樹 等 原 生 樹 木 和 灌 木 , 加 上 一 些 有 藥 用 價 值 的 林 木 , 以 及 由 村 民 所 種 的 果 樹 , 多 呈 半 月 形 , 環 抱 村 落 , 就 像 頭 盔 保 護 頭 顱 一 樣 , 構 成 「 枕 山 」 的 布 局 , 予 村 民 莫 大 的 安 全 感 。
但 最 重 要 的 , 是 林 中 必 有 一 棵 大 樹 , 叫 伯 公 樹 , 就 是 我 們 常 說 的 「 榕 樹 頭 」 。 樹 下 有 空 地 、 廣 場 , 是 村 民 的 「 公 共 空 間 」 , 大 家 可 聚 到 伯 公 樹 下 開 會 議 論 村 事 , 或 者 單 純 乘 涼 聊 天 。
可 是 這 些 「 公 共 空 間 」 , 在 城 市 急 劇 發 展 後 , 已 隨 著 現 代 人 生 活 模 式 的 轉 變 , 變 成 商 場 、 會 所 之 類 。 更 甚 的 是 , 大 家 只 著 重 私 人 空 間 , 下 班 回 家 後 便 關 上 門 開 冷 氣 、 上 網 、 睇 電 視 , 鄰 舍 互 不 相 識 , 人 與 人 之 間 的 關 係 變 得 冷 漠 。
近 年 , 大 家 開 始 關 注 香 港 買 少 見 少 的 公 共 空 間 , 可 是 我 們 卻 沒 有 改 善 人 倫 關 係 , 照 樣 是 乘 電 梯 經 走 廊 回 家 , 關 閉 在 自 己 的 私 人 空 間 。 其 實 我 們 要 保 育 的 , 隨 了 建 築 和 文 化 外 , 還 有 舊 日 鄰 舍 互 助 、 人 際 關 係 親 密 的 生 活 模 式 。
7
08/30/2007 舊城演義 麥志恆 今 年 初 市 建 局 公 佈 嘉 咸 街 / 卑 利 街 一 帶 的 重 建 規 劃 , 其 中 37 幢 唐 樓 將 拆 卸 重 建 為 30 多 層 高 的 住 宅 、 寫 字 樓 及 酒 店 。 但 嘉 咸 街 、 結 志 街 及 卑 利 街 一 帶 的 市 集 , 卻 有 140 年 的 歷 史 , 是 香 港 最 早 成 形 的 露 天 市 集 , 事 實 上 現 存 還 不 乏 超 過 3 代 的 經 營 者 , 重 建 工 程 展 開 , 將 間 接 摧 毀 現 存 的 市 集 , 而 市 建 局 在 規 劃 中 亦 將 重 構 一 條 老 店 街 和 一 個 特 色 市 集 , 還 首 次 成 立 保 育 小 組 研 究 項 目 的 細 節 。 但 附 近 關 心 保 育 的 居 民 就 擔 心 將 來 的 老 店 街 會 變 成 假 古 董 , 昂 貴 的 租 金 將 令 原 區 的 老 店 結 業 , 換 來 的 將 是 連 鎖 式 大 型 老 字 號 , 最 明 顯 是 有 70 多 年 歷 史 的 永 和 雜 貨 店 也 將 被 淘 汰 , 新 市 集 亦 會 失 去 原 來 風 味 , 保 育 人 士 主 張 的 是 有 機 的 社 區 自 然 更 生 , 令 區 內 的 社 群 與 建 設 隨 著 時 代 而 演 變 。 但 在 重 建 計 劃 事 在 必 行 的 前 提 下 , 一 個 突 變 將 無 可 避 免 , 市 建 局 在 形 式 上 也 希 望 新 規 劃 盡 量 達 到 保 育 的 目 的 , 民 間 亦 努 力 提 出 意 見 , 但 大 規 模 重 建 , 歷 史 保 育 是 否 真 的 無 相 融 之 地 , 嘉 咸 街 項 目 將 成 為 最 佳 的 例 證 。
8
09/06/2007 演變中的傳統 蔡鳳玲 傳 統 就 是 生 活 , 一 代 傳 一 代 , 它 並 非 靜 止 不 動 , 在 承 傳 的 過 程 中 其 實 是 一 直 轉 變 。
上 水 鄉 郤 因 為 過 往 水 浸 導 致 鄉 公 所 遺 失 所 有 資 料 關 係 , 在 籌 備 2006 年 六 十 年 一 次 大 醮 時 , 因 為 無 例 可 循 所 以 困 難 重 重 。 參 加 過 上 屆 大 醮 的 父 老 , 因 當 時 年 紀 太 少 印 象 亦 模 糊 , 所 以 村 民 要 合 作 重 組 一 個 未 曾 經 歷 過 的 傳 統 。 為 使 習 俗 得 已 薪 火 相 傳 , 上 水 鄉 設 立 一 個 時 間 廊 將 有 關 大 醮 資 料 留 待 五 十 八 年 後 下 一 屆 建 醮 委 員 會 。
香 港 打 醮 儀 式 部 份 主 要 是 以 道 教 儀 式 進 行 , 由 喃 嘸 先 生 執 行 。 道 教 儀 式 亦 有 一 定 師 承 , 所 以 在 承 傳 本 地 傳 統 習 俗 上 , 喃 嘸 先 生 亦 可 擔 當 一 個 角 色 。
打 醮 或 神 誕 中 由 粵 劇 戲 班 演 出 神 功 戲 的 傳 統 , 這 傳 統 在 新 界 村 落 仍 然 繼 續 。 粵 劇 是 一 門 傳 統 藝 術 , 除 了 表 前 表 演 外 , 台 後 也 同 樣 遵 從 著 好 多 傳 統 的 老 行 規 。
9
09/13/2007 屏山遊記 周建偉 位 於 元 朗 西 的 屏 山 聚 居 鄧 氏 其 中 一 個 分 支 , 其 範 圍 包 括 在 三 圍 六 村 ; 上 璋 圍 、 橋 頭 圍 、 灰 沙 圍 、 坑 頭 村 、 坑 尾 村 、 塘 坊 村 、 新 村 、 洪 屋 村 及 新 起 村 。
屏 山 自 鄧 族 於 宋 代 時 定 居 以 來 , 已 超 過 八 百 多 年 歷 史 , 是 香 港 歷 史 最 悠 久 的 圍 村 之 一 。
90 年 代 新 界 土 地 不 斷 被 改 建 、 發 展 。 1993 年 , 政 府 為 了 保 育 逐 漸 消 失 的 新 界 圍 村 , 將 屏 山 具 中 國 傳 統 特 色 的 建 築 群 列 為 文 物 徑 , 2007 年 更 成 立 「 屏 山 鄧 族 文 物 館 」 。 與 此 同 時 , 一 班 鄧 氏 族 人 亦 各 自 發 起 保 育 這 個 失 落 中 的 香 港 傳 統 文 化 ...
10
09/20/2007 盂蘭 相 傳 農 曆 七 月 鬼 門 關 大 開 , 陰 間 的 無 主 孤 魂 都 會 湧 到 陽 間 。 為 保 社 區 平 安 , 不 同 地 區 的 街 坊 組 織 都 會 舉 辦 盂 蘭 勝 會 , 以 超 度 亡 魂 。 潮 州 人 對 盂 蘭 節 尤 其 重 視 , 九 龍 城 潮 州 人 舉 辦 的 盂 蘭 勝 會 便 已 進 入 第 四 十 個 年 頭 。
盂 蘭 勝 會 固 然 是 一 個 宗 教 性 的 拜 祭 儀 式 , 但 內 裡 亦 包 含 了 不 同 的 潮 州 文 化 , 例 如 潮 州 糕 點 、 潮 劇 、 功 夫 茶 , 以 至 潮 州 話 。 對 老 一 輩 的 潮 州 人 來 說 , 盂 蘭 會 彷 彿 營 做 出 一 種 回 到 故 鄉 的 潮 州 環 境 。 然 而 , 隨 著 社 區 的 現 代 化 發 展 , 潮 州 人 遷 離 九 龍 城 區 , 新 一 代 潮 州 人 跟 本 地 人 日 漸 同 化 , 甚 至 連 帶 潮 語 亦 未 能 掌 握 , 而 家 族 式 的 潮 州 店 舖 不 斷 減 少 , 整 個 潮 州 盂 蘭 會 的 文 化 體 系 將 要 面 對 嚴 峻 的 挑 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