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故事 (IV) 2007/2008
集數 月/日/年 劇名 編導 內容
1
10/01/2007 再生重慶 馮卓鎏 監製 : 張健華

第一集: 再生重慶

1979 年 聖 誕 之 前 , 林 惠 龍 帶 同 女 兒 一 心 一 意 來 香 港 與 失 散 30 年 的 父 親 團 聚 , 打 算 之 後 去 夏 威 夷 幫 父 打 理 那 邊 的 珠 寶 生 意 。 豈 料 父 親 突 然 中 風 逝 世 , 於 是 林 惠 龍 咬 緊 牙 關 , 一 日 打 三 份 工 , 終 於 能 夠 賺 到 第 一 桶 金 。 在 重 慶 大 廈 開 賓 館 , 時 重 慶 大 廈 亂 七 八 糟 , 是 有 名 的 九 反 之 地 , 經 常 失 竊 、 火 警 。 曾 有 人 說 重 慶 大 廈 不 如 炸 了 它 , 重 新 再 建 一 座 更 為 划 算 。
重 慶 大 廈 在 62 年 建 成 時 非 常 風 光 。 文 革 時 代 , 更 大 批 上 海 人 來 港 , 在 重 慶 大 廈 置 業 經 營 賓 館 。 怎 會 知 日 後 落 得 如 此 聲 名 狼 藉 。 林 惠 龍 諗 到 自 1979 年 父 死 後 , 身 上 只 剩 下 幾 百 元 , 亦 可 以 死 裏 翻 生 , 發 展 至 今 日 , 因 此 亦 相 信 重 慶 大 廈 , 亦 如 自 己 一 樣 能 「 置 諸 死 地 而 後 生 」 。
面 對 種 種 困 難 , 從 做 委 員 到 被 選 為 大 廈 主 席 , 及 後 在 改 革 過 程 中 , 亦 嘗 盡 酸 甜 苦 辣 , 終 於 把 重 慶 大 廈 從 一 個 千 瘡 百 孔 , 罪 惡 溫 床 的 大 廈 , 搖 身 變 為 今 日 的 國 際 知 名 外 來 遊 客 的 聚 脚 地 , 不 單 止 扮 演 賓 館 的 重 要 角 色 , 而 在 國 際 經 貿 上 對 非 洲 、 南 亞 國 家 中 亦 扮 演 重 要 角 色 。 原 來 非 洲 出 售 的 手 機 、 舊 電 器 、 舊 手 機 , 絕 大 部 份 都 是 經 過 重 慶 大 廈 賣 出 。
而 重 慶 大 廈 更 經 她 的 多 年 努 力 , 重 新 洗 底 , 揚 名 海 外 。 重 慶 大 廈 重 拾 它 的 榮 譽 , 而 林 惠 龍 更 藉 此 開 展 她 的 人 生 舞 台 , 貢 獻 給 重 慶 大 廈 , 貢 獻 給 社 區 。
正 如 她 的 肺 腑 之 言 , 人 生 命 有 限 但 怎 樣 將 有 限 生 命 變 成 無 限 動 力 , 去 貢 獻 社 會 。 有 一 日 , 她 可 能 會 離 開 這 個 世 界 , 但 希 望 她 為 重 慶 大 廈 曾 努 力 過 , 耕 耘 過 的 , 都 可 以 勾 起 後 人 對 她 的 懷 念 。
2
10/08/2007 女人‧湯圓 曹送麗 葉 少 煥 當 年 靠 一 糖 水 車 仔 檔 , 寡 母 婆 養 大 三 個 女 , 經 歷 了 廿 年 小 販 生 涯 後 於 九 八 年 隨 家 人 移 民 , 二 千 年 回 港 , 協 助 失 業 孻 女 阿 Win 開 糖 水 店 。 阿 Win 由 從 未 外 出 打 工 , 到 今 天 日 做 十 八 小 時 , 最 希 望 可 以 供 兒 子 在 美 國 完 成 大 學 課 程 及 照 顧 香 港 的 女 兒 。 但 像 很 多 工 作 繁 忙 的 父 母 一 樣 , 很 少 時 間 陪 伴 在 港 的 女 兒 琪 琪 , 琪 琪 得 落 鋪 幫 手 才 能 見 父 母 一 面 。 三 代 女 人 的 故 事 , 見 證 著 香 港 不 同 的 階 段 。
3
10/15/2007 食古‧不化 吳惠敏 九 龍 醬 園 創 於 日 戰 時 期 , 是 醬 油 外 銷 公 司 美 珍 的 子 公 司 , 因 為 戰 時 不 許 行 銷 歐 美 , 所 以 成 立 了 本 銷 的 九 龍 醬 園 , 多 年 來 一 直 在 元 朗 生 曬 豉 油 和 做 醬 。 當 年 戰 亂 , 市 民 豉 油 撈 飯 又 一 餐 , 醬 園 生 意 極 佳 。 後 來 經 濟 起 飛 , 出 現 以 機 器 大 量 生 產 的 豉 油 , 三 個 月 才 曬 成 的 傳 統 豉 油 銷 量 大 減 。 現 在 內 地 多 假 貨 , 潮 流 興 食 有 機 、 安 全 食 品 , 港 產 醬 油 又 變 得 受 歡 迎 。 而 醬 園 的 變 遷 對 第 二 代 接 班 人 黃 洪 和 第 三 代 接 班 人 黃 國 輝 來 說 , 也 有 一 份 深 厚 感 情 。
4
10/22/2007 如舟唱晚 麥繼安 梁 福 如 是 家 族 中 第 三 代 漁 民 , 以 前 專 做 遠 洋 , 常 到 馬 爾 代 夫 、 澳 洲 等 捕 魚 , 現 在 因 為 年 紀 大 而 留 在 本 港 水 域 , 見 證 著 海 洋 和 氣 候 轉 變 , 由 昔 日 可 以 觀 天 知 天 氣 到 今 日 風 雨 難 測 、 由 以 前 魚 穫 豐 富 到 今 時 可 以 幾 天 打 不 到 魚 。 九 七 後 更 因 內 地 漁 船 常 越 境 捕 魚 令 海 洋 中 的 大 小 魚 類 更 見 稀 少 、 海 床 珊 瑚 越 見 破 壞 。 近 年 他 便 和 幾 位 志 同 道 合 的 漁 民 , 自 發 成 立 保 護 組 織 , 向 政 府 爭 取 劃 出 海 洋 保 護 區 , 向 漁 民 散 播 保 護 海 床 的 意 識 。
5
10/29/2007 情繫紅磚 張炳雄 經 營 咖 啡 店 的 Angel Wong 曾 因 學 業 問 題 與 媽 媽 及 學 校 關 係 搞 得 很 差 , 後 來 轉 到 外 人 認 為 是 貴 族 學 校 的 瑪 利 諾 修 女 學 校 , 雖 然 曾 遭 人 白 眼 , 經 歷 各 種 挑 戰 , 卻 被 這 間 學 校 改 變 及 塑 造 了 她 的 人 生 。 Angel 形 容 自 己 本 來 像 一 張 白 紙 , 瑪 利 諾 的 七 年 生 活 為 她 培 養 個 性 、 嗜 好 、 給 她 一 個 舞 台 , 讓 她 進 行 很 多 探 索 、 表 現 自 我 , 學 習 團 隊 精 神 , 如 她 所 說 : 當 初 在 小 學 階 段 被 打 沉 了 的 她 終 於 似 番 個 人 !
6
11/05/2007 茶餐廳六兄弟 李才良 由 六 個 堂 兄 弟 共 同 接 手 一 間 已 經 營 了 37 年 的 老 茶 餐 廳 , 本 來 偏 於 一 隅 可 安 於 平 淡 , 但 六 個 大 男 人 賴 以 為 生 的 一 盤 小 生 意 、 陪 伴 老 街 坊 三 十 多 載 的 茶 香 將 隨 著 清 拆 牛 頭 角 下 村 而 消 逝 。 老 拍 黨 、 老 茶 餐 廳 、 老 公 共 屋 村 交 織 著 的 , 當 然 盡 是 絲 絲 點 點 、 耐 人 尋 味 的 集 體 回 憶 。
7
11/12/2007 上海街‧人 曹送麗 上 海 街 對 攝 影 師 吳 文 正 來 說 , 是 充 滿 情 味 的 老 街 , 那 裡 有 不 少 跨 代 的 店 舖 , 通 過 幾 代 人 的 努 力 , 見 證 家 族 的 香 江 歲 月 。 吳 文 正 照 片 中 的 造 鏡 框 兄 弟 幫 , 與 師 徒 薪 火 相 傳 的 中 藥 店 , 當 中 密 切 的 倫 理 關 係 , 在 當 今 講 求 功 利 的 社 會 , 可 說 是 愈 來 愈 少 的 例 子 , 由 當 事 人 娓 娓 道 來 , 自 有 獨 特 的 香 港 味 道 。
8
11/19/2007 隱形香港人 余世民 一 九 三 零 年 在 香 港 出 生 、 長 大 的 田 穆 罕 默 德 阿 里 , 外 表 也 許 不 太 香 港 ( 印 度 與 馬 來 西 亞 血 統 ) , 但 只 要 稍 加 認 識 , 便 能 領 會 他 濃 濃 的 香 港 味 。 阿 里 田 說 得 一 口 流 利 廣 東 話 , 三 年 零 八 個 月 的 抗 日 戰 爭 、 温 黛 襲 港 、 六 七 暴 動 、 七 三 股 災 ... ... 許 多 的 香 港 大 事 , 他 都 曾 一 一 經 歷 。 正 如 大 部 份 那 年 代 的 港 人 , 阿 里 田 自 小 家 境 清 貧 , 讀 書 的 機 會 也 不 多 , 於 是 努 力 、 奮 鬥 , 任 職 公 務 員 ( 水 務 處 工 程 部 ) 由 低 做 起 。 能 於 社 會 立 足 , 靠 的 是 那 份 港 式 的 拼 搏 精 神 。
Fermi ( 王 惠 芬 ) 是 百 分 百 中 國 人 , 內 地 出 生 , 自 幼 來 港 , 九 五 年 畢 業 後 便 投 身 社 會 工 作 。 與 阿 里 田 一 樣 , Fermi 看 見 南 亞 裔 兒 童 失 學 的 問 題 嚴 重 。 「 香 港 不 是 九 年 免 費 教 育 的 嗎 ? 難 道 南 亞 裔 就 不 算 港 人 ? ! 」 就 是 出 於 這 份 正 義 感 , Fermi 自 零 一 年 創 辦 了 融 樂 會 , 協 助 在 港 的 小 數 族 裔 融 入 香 港 社 會 。
或 許 透 過 阿 里 田 與 Fermi 的 故 事 , 看 他 們 的 信 念 及 態 度 , 能 給 我 們 香 港 人 再 思 「 何 謂 香 港 人 」 這 個 既 簡 單 又 複 雜 的 問 題 。 「 香 港 人 」 是 香 港 出 生 、 長 大 的 ( 如 阿 里 田 ) ? 是 華 裔 人 仕 ( 如 Fermi) ? 還 是 每 個 認 定 香 港 是 我 家 的 人 ( 包 括 不 同 族 裔 人 仕 ) ?
9
11/26/2007 「老外」‧香港 余嘉恩 說 得 一 口 道 地 廣 東 話 的 史 密 夫 先 生 , 八 十 年 代 來 到 香 港 , 見 證 了 香 港 回 歸 前 後 共 二 十 載 。 他 曾 經 在 香 港 經 營 貿 易 , 在 國 內 自 己 設 廠 生 產 , 亨 受 過 「 掛 個 牌 出 來 就 有 生 意 」 的 老 好 日 子 ; 也 因 為 北 上 營 商 , 體 會 到 跟 中 國 人 做 生 意 的 地 域 主 義 。 史 密 夫 先 生 正 正 是 老 外 當 中 , 極 少 數 拿 到 「 自 己 人 價 」 的 一 個 。 如 果 說 , 香 港 人 的 優 勢 就 是 靈 活 變 通 , 那 麼 史 密 夫 先 生 大 概 比 許 多 香 港 人 都 還 要 「 香 港 人 」 。 他 還 娶 了 一 個 香 港 太 太 , 可 是 兩 口 子 的 一 中 一 西 卻 彷 彿 錯 置 了 ─ ─ 太 太 滿 口 英 文 , 丈 夫 則 全 廣 東 話 對 話 。 家 住 官 塘 , 公 司 在 官 塘 , 他 對 官 塘 街 市 風 情 和 街 坊 文 化 的 自 有 體 會 。 今 日 官 塘 變 了 , 香 港 的 工 業 也 早 衰 亡 了 。 史 密 夫 也 轉 型 為 替 外 地 商 人 打 入 中 國 市 場 提 供 顧 問 服 務 。 回 美 國 ? 他 說 不 了 , 因 為 他 深 知 自 己 的 優 勢 都 在 香 港 在 華 人 社 群 當 中 。 就 像 他 自 己 說 的 , 在 這 裏 , 他 「 如 魚 得 水 」 。
10
12/03/2007 涼藥‧苦口 梁建明
馮焯鎏
小 時 候 每 逢 有 喉 嚨 痛 , 生 暗 瘡 , 咀 角 生 痱 滋 等 小 毛 病 , 家 長 第 一 時 間 並 不 是 帶 去 看 醫 生 , 而 是 吩 咐 落 樓 下 飲 一 碗 廿 四 味 , 說 可 以 下 火 , 去 熱 , 有 時 候 飲 了 好 像 舒 服 一 點 , 藥 到 病 除 , 而 餸 口 的 山 渣 餅 、 杏 脯 肉 、 嘉 應 子 等 涼 果 , 正 是 當 年 小 孩 愛 吃 的 零 食 , 都 會 勾 起 絲 絲 的 集 體 回 憶 。 除 涼 茶 外 , 中 國 人 服 食 中 成 藥 亦 有 百 多 年 歷 史 。 從 華 人 賣 豬 仔 遠 洋 海 外 , 將 中 成 藥 帶 到 西 方 國 家 , 加 上 辦 莊 的 經 營 , 使 外 國 人 亦 能 認 識 到 中 國 人 之 藥 業 文 化 , 而 世 代 相 傳 , 百 多 年 老 字 号 的 藥 商 , 主 僕 同 枱 食 飯 , 無 分 彼 此 的 溫 情 , 像 一 家 人 般 的 互 助 互 勉 精 神 , 實 在 令 人 感 動 。 所 謂 「 製 藥 無 人 見 , 良 心 有 天 知 」 , 而 傳 統 中 藥 製 作 人 在 誠 信 方 面 , 好 多 都 值 得 我 們 學 習 。 本 集 透 過 中 醫 師 、 大 學 講 師 、 百 年 老 字 号 的 藥 業 負 責 人 及 文 化 人 的 闡 述 , 使 我 們 認 識 到 涼 茶 與 中 成 藥 的 歷 史 和 發 展 , 娓 娓 道 來 , 帶 我 們 一 起 回 味 昔 日 的 情 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