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愛在陽光中
集數 月/日/年 劇名 編導 內容
1
06/09/2008 愚公移山 羅志華 「 住 房 難 、 讀 書 難 、 看 病 難 」 這 三 座 大 山 重 重 的 壓 在 中 國 人 民 的 背 上 。 站 在 山 下 , 仰 望 高 山 , 貧 困 的 人 民 怎 樣 才 可 跨 越 這 幾 座 看 不 見 頂 的 高 山 ? 加 快 腳 步 ? 建 一 條 小 路 ? 還 是 乾 脆 的 把 大 山 移 走 ?

十 五 年 前 , 一 次 醫 學 交 流 會 , 梁 秉 中 教 授 認 識 了 來 自 四 川 的 阿 效 誠 醫 生 , 就 是 這 一 次 會 面 觸 發 了 「 關 懷 行 動 」 義 務 醫 療 服 務 , 而 四 川 亦 順 理 成 章 地 成 為 了 首 個 行 動 的 地 點 。

十 五 年 來 , 一 班 「 關 懷 行 動 」 的 骨 科 醫 生 及 護 士 , 為 了 國 內 貧 困 的 肢 體 殘 障 病 人 默 默 地 工 作 。 他 們 相 信 憑 著 手 術 、 醫 療 費 補 助 以 及 培 訓 , 「 看 病 難 」 這 一 座 大 山 必 定 能 一 點 一 點 的 移 去 。

十 五 年 後 , 一 次 四 川 大 地 震 , 造 成 了 嚴 重 的 傷 亡 , 大 量 傷 者 送 到 了 醫 院 , 等 待 治 療 。 一 通 電 話 , 「 關 懷 行 動 」 立 刻 準 備 , 前 往 他 們 最 熟 悉 的 老 地 方 , 與 當 地 醫 護 人 員 並 肩 行 動 , 運 走 突 如 其 來 的 山 石 。

親 臨 災 區 , 看 到 的 不 單 是 擠 滿 醫 院 的 病 人 , 更 多 的 是 失 去 親 人 的 悲 痛 , 以 及 危 難 時 刻 人 性 美 好 的 光 暈 。

崇 州 第 二 人 民 醫 院 護 士 長 孔 虹 , 地 震 一 刻 , 心 裡 記 掛 的 都 是 院 內 的 病 人 , 「 不 停 的 搬 , 不 曉 得 搬 了 多 少 病 人 」 、 「 壓 根 兒 忘 記 家 人 , 四 個 小 時 後 , 才 記 起 正 在 上 學 的 女 兒 」 「 稍 後 才 懂 得 致 電 到 成 都 找 丈 夫 」 、 「 四 天 後 才 回 到 老 家 , 看 見 了 屋 子 塌 了 大 半 」 望 著 家 門 前 還 貼 著 對 聯 「 和 順 滿 門 添 百 福 . 平 安 二 字 值 千 金 」 雖 然 「 千 金 」 二 字 被 大 震 摧 毀 , 幸 好 , 家 人 都 平 安 無 平 恙 。

手 術 過 後 , 「 關 懷 行 動 」 一 如 既 往 準 備 長 時 間 為 當 地 病 人 提 供 康 復 的 服 務 , 因 為 他 們 深 信 手 術 成 功 不 等 於 成 功 , 康 復 成 功 才 是 真 真 正 正 的 成 功 , 而 康 復 的 概 念 正 正 是 國 內 所 欠 缺 的 。 這 一 次 來 到 四 川 , 他 們 用 心 為 傷 者 療 傷 , 更 希 望 為 災 區 療 傷 。 重 建 是 城 市 的 康 復 , 完 成 了 幾 台 手 術 , 梁 教 授 又 匆 匆 的 趕 到 崇 州 縣 及 大 邑 縣 調 查 災 情 。 這 兩 個 地 方 處 於 主 要 災 區 邊 緣 , 他 們 擔 心 這 些 地 區 的 重 建 計 劃 未 必 能 即 時 獲 得 解 決 , 居 民 安 置 無 期 。

義 工 服 務 從 遠 方 為 災 民 、 傷 者 帶 來 了 康 復 的 希 望 與 支 持 。 面 對 著 平 常 的 工 作 、 非 一 般 的 傷 者 , 「 關 懷 行 動 」 義 工 得 著 的 , 除 了 是 康 復 者 的 笑 容 與 感 謝 外 , 更 讓 他 們 感 動 的 是 喚 醒 了 埋 葬 在 心 底 美 好 的 本 質 。

愚 公 移 山 , 身 體 力 行 , 移 走 不 單 是 「 看 病 難 」 這 座 大 山 , 還 有 覆 蓋 了 在 關 愛 本 性 上 的 一 抹 塵 土 。
2
06/16/2008 陽光叔叔 龐天鵬 在 四 川 的 偏 遠 山 區 , 有 一 班 孤 兒 , 過 著 無 可 依 賴 的 貧 苦 生 活 。 為 著 集 中 照 顧 散 居 不 同 村 落 的 孤 兒 , 「 土 房 子 」 四 年 前 在 四 川 的 石 渠 縣 及 金 堂 築 起 兩 所 孤 兒 院 。 幾 年 來 , 為 幼 小 灰 冷 的 生 命 帶 來 溫 暖 的 陽 光 。

地 震 之 後 , 孤 兒 院 雖 然 沒 有 遭 受 嚴 重 的 損 害 , 但 為 安 全 孩 子 都 暫 時 遷 走 。 駐 守 成 都 「 土 房 子 」 的 香 港 義 工 龐 志 成 ( 阿 佬 ) , 趕 忙 前 往 , 探 訪 流 落 金 堂 鄉 間 的 「 土 房 子 」 孤 兒 以 及 籌 劃 重 建 孤 兒 院 。

八 級 的 大 地 震 , 整 個 四 川 亦 為 之 震 動 , 無 數 生 命 就 在 這 一 次 的 災 難 中 無 聲 的 消 逝 , 無 數 的 家 庭 被 倒 塌 下 來 牆 壁 山 泥 覆 蓋 。 父 親 母 親 在 廢 墟 中 找 不 著 家 中 的 寶 貝 , 孩 子 的 哭 聲 喚 不 起 灰 了 面 的 爸 媽 。 家 再 不 是 家 。

阿 佬 等 義 工 在 災 區 成 立 了 哀 傷 輔 導 小 組 , 一 方 面 跟 失 去 父 母 的 孤 兒 以 遊 戲 來 抒 發 不 安 的 情 緒 , 另 一 方 面 也 跟 沒 有 了 孩 子 的 母 親 進 行 特 別 的 災 後 心 理 輔 導 。 突 如 其 來 的 意 外 , 無 法 可 避 , 一 點 心 意 和 祝 福 期 盼 為 失 去 至 親 的 災 民 送 上 安 慰 。

八 年 前 , 阿 佬 毅 然 放 棄 了 香 港 的 工 作 , 來 到 遙 遠 的 山 區 體 驗 簡 樸 的 生 活 。 他 認 為 唯 有 簡 單 的 生 活 才 能 凸 顯 人 生 的 真 摰 。 這 一 次 大 災 難 , 驚 心 動 魄 , 每 天 在 災 民 中 打 轉 , 面 對 痛 失 家 園 痛 失 親 人 的 場 面 , 對 他 來 說 又 是 一 次 怎 樣 的 體 驗 ?

無 助 的 孤 兒 是 細 小 的 種 子 , 在 黃 土 下 等 待 發 芽 生 長 。 有 了 水 的 滋 潤 和 泥 土 的 養 份 , 還 需 和 煦 的 陽 光 。 義 工 的 愛 心 正 好 溫 柔 地 照 亮 了 他 們 的 生 命 。
3
06/23/2008 心靈天使 陳偉棠 2 0 0 8 年 5 月 1 2 日 , 四 川 大 地 震 , 可 能 這 只 是 上 蒼 一 次 無 心 的 悸 動 , 卻 無 情 地 奪 走 了 數 以 萬 計 的 生 命 , 摧 毀 了 無 數 的 家 園 , 遺 下 的 、 只 剩 滿 目 瘡 痍 , 以 及 災 民 們 心 中 的 那 份 震 驚 、 無 助 、 茫 然 甚 至 是 絕 望 的 心 情 ! 四 川 地 震 造 成 無 數 人 無 家 可 歸 、 衆 多 失 去 親 人 的 災 民 和 孤 兒 , 災 後 的 居 民 心 理 重 建 是 目 前 急 需 面 對 的 重 大 課 題 , 一 群 懷 著 愛 心 的 香 港 「 無 國 界 社 工 」 組 成 「 心 靈 天 使 」 義 工 團 , 遠 赴 四 川 災 區 , 為 有 需 要 的 災 民 , 提 供 即 時 的 心 靈 情 緒 支 援 服 務 , 並 進 行 地 震 後 家 庭 探 訪 及 心 理 輔 導 服 務 。 「 無 國 界 社 工 」 於 2 0 0 5 年 成 立 , 透 過 南 亞 海 嘯 的 救 援 工 作 經 驗 , 他 們 確 信 災 後 心 靈 重 建 工 作 的 重 要 性 及 必 要 性 , 團 隊 內 兩 位 靈 魂 人 物 , 服 務 總 監 曹 秋 雯 及 會 長 陳 萬 聯 應 都 相 信 , 當 災 難 發 生 時 , 除 了 金 錢 上 的 支 援 之 外 , 以 社 工 的 專 業 出 發 , 他 們 可 以 有 所 為 , 亦 應 當 有 所 為 ! 陳 萬 聯 應 和 曹 秋 雯 應 憑 著 一 顆 熱 心 , 願 與 災 民 一 起 結 伴 走 過 心 靈 創 傷 的 困 境 , 擺 脫 死 亡 桎 梏 , 繼 續 經 歷 人 生 路 。 在 過 往 的 幾 年 間 , 培 訓 及 組 織 了 由 社 工 組 成 的 「 心 靈 天 使 」 隊 伍 , 當 災 難 發 生 時 , ?? 有 需 要 的 人 士 及 家 庭 , 提 供 心 靈 情 緒 支 援 服 務 。

當 大 地 震 發 生 後 , 每 個 人 的 心 都 波 濤 洶 湧 , 但 就 在 這 驚 心 動 魄 、 傷 痕 累 累 、 血 淋 淋 的 大 災 難 中 , 所 有 人 各 自 都 盡 自 己 的 一 份 力 量 , 全 力 投 入 救 災 工 作 中 , 作 為 社 工 , 曹 秋 雯 及 陳 萬 聯 應 來 到 了 四 川 救 災 中 心 , 在 北 川 的 擂 鼓 鎮 和 綿 竹 的 遵 道 鎮 , 看 見 了 很 多 哭 泣 的 孩 子 、 婦 女 、 老 人 , 還 有 驚 魂 未 定 、 夜 不 能 寐 的 同 胞 , 那 一 刻 他 們 都 突 然 感 到 個 人 的 渺 小 , 但 同 時 也 感 受 到 團 結 互 助 的 力 量 。 災 後 創 傷 的 治 療 並 非 一 般 的 心 理 輔 導 而 是 非 常 專 業 的 , 兩 位 「 心 靈 天 使 」 憑 著 一 顆 愛 心 和 專 業 精 神 , 走 入 災 區 , 安 慰 災 民 的 心 , 撫 平 創 傷 的 心 靈 , 一 切 一 切 都 只 因 為 這 群 「 心 靈 天 使 」 都 相 信 : 「 只 要 在 陽 光 下 , 便 有 愛 」
4
06/30/2008 BB老師 潘婉儀 21 歲 , 是 女 孩 子 的 做 夢 年 華 , 而 倩 明 , 卻 在 這 年 , 上 了 人 生 踏 實 的 一 課 , 逼 她 急 速 成 長 , 而 啟 發 她 的 老 師 , 正 是 她 的 BB 。

去 年 , 開 朗 傻 氣 的 倩 明 正 無 憂 無 慮 地 享 受 戀 愛 的 甜 蜜 , 六 月 , 忽 然 意 外 懷 孕 , 被 逼 面 對 突 如 其 來 的 現 實 人 生 。 她 默 默 承 受 著 家 人 的 責 難 , 決 心 將 孩 子 生 下 來 , 三 個 月 後 , 她 和 男 朋 友 結 婚 , 學 做 別 人 太 太 、 媳 婦 , 不 懂 下 廚 的 她 , 挺 住 大 肚 子 每 朝 六 時 起 床 , 為 丈 夫 煮 早 餐 , 以 簡 單 的 溫 飽 支 持 他 每 天 的 辛 勤 。 為 了 BB , 未 有 事 業 基 礎 的 小 夫 妻 , 節 衣 縮 食 , 嚴 格 實 行 貯 蓄 計 劃 , 一 起 體 驗 愛 的 甘 苦 。

小 生 命 在 肚 中 天 天 長 大 , 倩 明 也 逐 步 成 長 為 媽 媽 , 少 女 時 期 她 曾 經 迷 失 自 我 , 差 點 便 輕 狂 地 由 學 校 窗 台 一 躍 而 下 , 今 天 懷 孕 過 程 告 訴 她 , 生 命 得 來 不 易 , 她 學 懂 先 自 愛 , 然 後 愛 身 邊 人 。 BB 姍 姍 來 遲 , 過 了 預 產 期 六 天 , 小 夫 妻 手 牽 手 , 一 起 經 歷 產 房 內 的 忐 忑 與 憂 喜 , 倩 明 在 生 產 的 極 痛 一 刻 , 親 身 體 驗 到 自 己 媽 媽 的 愛 , BB 令 她 明 白 世 間 最 偉 大 的 , 是 親 情 的 愛 。 滿 月 日 , BB 被 證 實 有 先 天 性 甲 狀 腺 問 題 , 需 要 終 生 服 藥 , 看 著 兒 子 小 希 希 抽 血 食 葯 , 倩 明 守 在 他 背 後 , 卻 愛 莫 能 助 。

一 年 裡 , 倩 明 體 驗 到 愛 的 百 般 滋 味 , BB 小 老 師 , 教 媽 媽 要 堅 强 與 勇 敢 , 送 媽 媽 眼 淚 和 歡 笑
5
07/07/2008 我家的老二 黃天任 父 親 是 兒 童 癌 病 醫 生 , 母 親 是 眼 科 護 士 , 本 擁 有 美 滿 家 庭 , 耐 何 二 子 兩 歲 做 身 體 評 估 時 , 發 現 患 上 自 閉 症 。 父 親 慨 嘆 自 己 身 為 兒 科 醫 生 , 在 醫 治 病 童 方 面 可 以 掌 握 和 預 計 結 果 , 但 對 於 自 己 兒 子 的 病 卻 束 手 無 策 。 由 於 太 太 面 對 教 導 兒 子 已 力 竭 心 疲 , 夫 妻 間 的 溝 通 時 間 亦 減 少 , 彼 此 亦 曾 經 意 見 不 和 而 產 生 婚 姻 危 機 。 當 老 二 年 屆 三 歲 適 齡 入 學 時 , 夫 婦 又 要 應 付 送 他 入 正 常 學 校 或 特 殊 學 校 之 間 作 出 抉 擇 , 最 後 決 定 入 讀 長 沙 灣 一 間 特 殊 學 校 的 幼 稚 園 。 在 此 老 二 加 強 了 與 人 溝 通 的 意 慾 , 亦 間 接 控 制 了 不 好 情 緒 的 爆 發 。

一 年 前 , 家 庭 來 了 一 個 新 生 命 , 老 三 熙 熙 。 在 母 親 懷 孕 過 程 中 , 老 二 晉 晉 目 睹 弟 弟 的 生 產 , 潛 在 對 幼 小 憐 愛 的 天 性 , 弟 弟 的 誕 生 變 成 了 甜 蜜 關 係 的 基 石 。 晉 晉 開 始 與 弟 弟 有 眼 神 的 接 觸 , 還 喜 歡 逗 小 弟 弟 笑 。 現 年 5 歲 的 他 , 還 第 一 次 懂 得 主 動 去 問 人 拿 糖 果 吃 , 表 達 自 己 的 喜 惡 。 醫 生 父 親 自 言 「 愛 」 需 要 包 容 和 接 納 , 很 多 父 母 生 下 自 閉 子 女 便 將 責 任 交 予 學 校 , 但 自 閉 兒 童 留 在 家 裡 的 時 間 起 碼 一 半 , 有 愛 心 和 負 責 任 的 做 法 是 發 揮 他 們 的 所 長 和 接 近 正 常 小 孩 。 理 解 到 一 些 智 商 高 的 名 人 如 愛 因 斯 坦 亦 有 性 格 的 缺 陷 , 所 以 夫 婦 不 離 不 棄 , 以 愛 心 感 染 自 閉 的 兒 子 , 讓 他 正 常 快 樂 成 長 , 亦 不 怕 帶 著 他 到 公 眾 地 方 去 逛 , 讓 兒 子 有 較 多 機 會 去 適 應 和 面 對 不 同 人 群 , 爭 取 較 多 與 人 溝 通 的 機 會 。 現 時 家 庭 活 動 會 包 括 帶 晉 晉 和 家 人 去 教 堂 、 公 園 、 餐 廳 、 超 市 、 大 型 商 場 甚 至 於 圖 書 館 , 遇 上 兒 子 有 不 尋 常 舉 動 時 亦 悉 心 解 釋 和 請 求 別 人 的 包 容 。 誰 說 最 偉 大 的 愛 不 是 來 自 父 母 呢 !
6
07/14/2008 單親爹哋 黃 兆 均 人 生 不 如 意 的 事 十 常 八 九 , 若 當 中 有 愛 的 鼓 勵 , 必 成 一 鼓 動 力 跨 過 種 種 難 關 。

兩 年 前 , 妻 子 在 結 婚 8 周 年 的 晚 上 , 因 紅 斑 狼 瘡 症 而 引 發 的 急 性 肺 炎 進 入 了 醫 院 的 深 切 治 療 部 , 一 個 月 後 便 離 世 , 頓 時 令 家 明 成 為 單 親 父 親 , 父 兼 母 職 擔 負 起 照 顧 當 年 三 歲 的 女 兒 之 責 任 。 由 於 太 太 離 開 時 沒 有 機 會 留 下 半 句 遺 言 , 令 家 明 感 到 不 知 所 措 。 他 坦 言 除 了 女 兒 需 要 愛 之 外 , 他 也 需 要 被 愛 , 所 以 當 太 太 彌 留 之 際 , 他 極 希 望 可 以 被 抱 擁 著 。


由 於 母 親 不 在 , 孤 單 的 晞 晞 將 感 情 轉 移 到 家 明 身 上 , 不 時 打 電 話 給 他 , 追 問 他 的 行 踪 , 令 他 不 勝 其 煩 。 女 兒 晞 晞 不 時 問 他 : 「 媽 媽 去 了 哪 裏 ? 何 時 回 來 ? 」 更 令 他 不 能 接 受 現 實 , 經 常 逃 避 照 顧 女 兒 的 責 任 。


有 次 他 收 拾 太 太 的 遺 物 時 , 發 現 太 太 曾 寫 了 一 些 不 滿 他 的 片 言 隻 字 , 給 他 來 個 當 頭 棒 喝 , 令 他 的 心 情 再 受 打 擊 。 因 他 和 妻 子 常 被 喻 為 模 範 夫 妻 , 他 亦 以 為 自 己 是 一 個 好 丈 夫 , 現 才 驚 覺 彼 此 原 來 缺 乏 恰 當 的 溝 通 , 使 他 未 能 滿 足 太 太 心 底 裡 的 需 要 , 最 終 令 倆 人 關 係 上 出 現 一 些 瑕 疵 , 然 而 這 一 切 已 無 法 補 救 , 只 有 留 下 一 份 遺 憾 。


今 天 , 家 明 經 過 輔 導 及 身 邊 親 友 給 予 的 扶 持 後 , 終 於 與 女 兒 重 回 生 活 的 軌 迹 。 最 近 他 也 寫 了 一 封 信 給 在 天 國 的 太 太 , 希 望 可 以 替 自 己 找 一 個 伴 侶 一 起 照 顧 女 兒 。 他 不 諱 言 正 與 一 位 女 孩 子 拍 拖 , 因 是 剛 開 始 , 有 很 多 未 知 數 , 多 年 沒 有 拍 拖 的 他 , 感 受 也 是 怪 怪 的 , 而 他 也 擔 心 新 的 女 友 能 否 和 晞 晞 相 處 得 來 。 無 疑 以 上 問 題 都 成 為 家 明 在 愛 中 學 習 的 另 一 課 題 。
7
07/21/2008 簡 . 愛 陳偉棠 生 活 在 物 質 富 裕 的 繁 囂 香 港 , 很 多 人 都 是 想 要 的 很 多 , 但 其 實 真 正 需 要 的 很 少 , 那 麼 , 人 到 底 需 要 什 麼 呢 ? 人 擁 有 多 少 才 足 夠 , 快 樂 其 實 並 不 可 以 用 物 質 來 計 算 , 擁 有 金 錢 , 可 以 富 裕 地 生 活 , 但 並 不 一 定 擁 有 快 樂 , 並 一 定 擁 有 親 情 , 也 不 一 定 懂 得 愛 … .

兩 位 生 活 在 富 裕 都 市 的 年 青 人 , 選 擇 暫 時 拋 棄 繁 囂 生 活 , 放 下 金 錢 物 質 , 走 入 寧 ?? 山 區 , 跟 隨 ” 無 國 界 義 工 ” 組 織 , 去 到 青 海 省 稱 多 縣 的 貧 窮 鄉 鎮 , 在 4000 多 米 的 大 雪 山 區 , 零 下 10 度 的 冰 天 雪 地 下 , 探 訪 當 地 的 簡 陋 民 居 , 看 望 被 助 養 的 小 孩 子 , 為 學 生 們 提 供 物 資 , 透 過 生 活 體 驗 去 學 習 和 感 受 簡 單 的 愛 , 山 區 的 居 民 經 常 在 無 水 無 電 的 情 況 下 生 活 , 大 自 然 就 是 他 們 的 物 資 , 天 地 已 提 供 生 活 所 需 , 一 切 一 切 都 來 得 簡 單 而 純 真 。

陳 文 彬 , 22 歲 , 現 在 理 工 大 學 讀 書 , 中 學 已 開 始 做 義 工 , 他 認 為 能 夠 幫 助 別 人 是 最 快 樂 的 , 來 到 山 區 , 雖 然 高 山 反 應 令 他 疲 乏 ?? 堪 , 但 他 亦 盡 力 帶 歡 樂 給 當 地 學 生 , 看 見 貧 窮 的 村 民 一 無 所 有 , 他 多 次 忍 不 住 流 下 眼 淚 , 也 感 慨 自 己 的 生 活 太 幸 福 , 從 前 不 懂 珍 惜 。

陳 小 錦 , 29 歲 , 現 職 社 工 , 參 與 義 務 工 作 已 十 多 年 。 她 感 受 到 人 的 關 懷 是 可 以 改 變 別 人 一 生 的 , 因 此 工 餘 時 用 大 部 份 時 間 都 去 幫 助 ?? 人 , 並 義 務 為 ” 無 國 界 義 工 ” 組 織 工 作 。 統 籌 助 養 山 區 兒 童 的 服 務 。

兩 位 年 青 人 , 為 尋 找 自 己 的 理 想 , 來 到 這 物 質 貧 乏 的 地 方 , 到 底 能 否 找 到 他 們 的 所 需 呢 ? 沒 有 人 可 以 知 道 答 案 , 只 知 道 這 次 旅 程 已 是 他 們 人 生 中 最 好 的 一 課 愛 的 教 育 。
8
07/28/2008 夢遊天外天 潘婉儀 夢 想 , 不 在 乎 人 的 富 貧 美 醜 傷 健 , 均 值 得 同 樣 的 鼓 勵 與 尊 重 。

這 間 復 康 中 心 的 院 友 , 身 體 有 不 同 殘 障 , 將 會 在 這 裡 度 過 下 半 生 。
院 友 視 這 裡 作 永 遠 的 家 , 工 作 人 員 亦 視 院 友 作 半 個 『 屋 企 人 』 。 一 般 觀 念 覺 得 傷 健 人 仕 只 需 有 食 有 住 , 但 其 實 他 們 同 樣 需 要 有 愛 有 夢 , 為 令 院 友 殘 缺 的 生 命 重 燃 希 望 , 工 作 人 員 展 開 『 種 子 計 劃 』 , 為 每 個 院 友 實 現 夢 想 , 令 他 們 生 活 在 盼 望 中 。


院 友 們 的 夢 想 並 不 奢 侈 --- 有 人 想 重 訪 母 校 , 有 人 想 拜 祭 亡 母 , 有 人 想 用 人 生 第 一 份 薪 水 給 媽 媽 買 個 禮 物 … … 為 了 圓 夢 , 院 友 努 力 做 運 動 , 當 視 障 兼 體 弱 的 老 人 家 堅 持 自 己 步 上 母 校 的 樓 梯 , 工 作 人 員 都 很 感 動 , 殘 障 的 軀 體 阻 撓 不 了 他 們 對 生 活 的 熱 愛 。


萬 興 、 志 德 和 仲 賢 是 老 友 記 , 同 樣 患 上 肌 肉 萎 縮 症 , 大 家 稱 他 們 『 三 劍 俠 』 , 他 們 也 曾 跟 一 般 小 朋 友 一 樣 , 有 過 自 由 奔 跑 的 快 樂 童 年 , 後 來 身 體 逐 漸 出 現 原 因 不 明 的 褪 化 , 肌 肉 日 漸 乏 力 , 十 多 歲 便 開 始 了 輪 椅 上 的 人 生 。


幾 十 年 來 , 三 劍 俠 甚 少 機 會 上 街 , 『 種 子 計 劃 』 燃 點 起 他 們 心 裡 的 火 種 , 推 動 大 家 去 尋 夢 , 他 們 自 發 策 劃 去 闖 蕩 鴨 寮 街 , 籌 備 三 月 個 , 為 的 是 逛 半 天 街 , 一 般 人 等 閒 做 到 的 事 , 卻 帶 給 他 們 莫 大 的 滿 足 , 原 來 能 細 味 簡 單 的 快 樂 , 就 是 富 有 。


夢 想 , 像 一 個 隱 形 的 治 療 師 , 守 在 人 心 內 , 帶 人 天 馬 行 空 , 以 期 盼 心 情 向 前 走 , 相 信 彩 虹 就 在 天 外 天 。
9
08/04/2008 我最喜愛的家長 黃兆均 根 據 社 聯 的 資 源 庫 顯 示 , 現 時 全 港 共 有 接 近 九 百 多 個 宿 位 供 4-18 歲 的 兒 童 入 住 由 不 同 服 務 單 位 設 立 的 兒 童 之 家 。 他 們 當 中 , 有 部 份 是 孤 兒 , 有 些 因 父 母 生 病 或 無 能 力 照 顧 他 們 , 而 被 安 排 入 住 兒 童 之 家 。 對 這 一 群 兒 童 來 說 , 除 了 希 望 有 三 餐 溫 飽 和 棲 身 之 所 外 , 他 們 最 渴 求 便 是 在 成 長 路 上 可 以 得 到 別 人 的 關 心 和 愛 護 , 而 家 舍 中 「 愛 心 爆 棚 」 的 家 長 往 往 成 為 他 們 身 旁 的 守 護 天 使 和 腳 前 的 明 燈 。

孫 姨 及 愉 姨 非 常 明 白 這 一 點 , 她 倆 均 在 聖 基 道 兒 童 院 當 家 長 , 最 近 這 個 服 務 單 位 舉 辦 了 「 我 最 喜 愛 的 家 長 」 選 舉 , 在 屬 下 眾 家 舍 中 由 院 童 選 出 我 最 喜 愛 的 家 長 , 她 們 便 是 其 中 的 當 選 者 。 她 們 獲 選 固 然 甜 在 心 頭 , 但 最 欣 慰 的 是 多 年 來 為 院 童 付 出 的 愛 心 及 教 導 , 一 點 也 沒 有 白 費 。


其 實 孫 姨 自 己 也 有 一 個 極 不 愉 快 的 童 年 , 自 幼 生 長 於 一 個 破 碎 的 家 庭 , 加 上 自 己 有 讀 寫 障 礙 , 成 長 道 路 坎 坷 , 所 以 她 希 望 長 大 後 成 為 一 位 老 師 以 愛 心 教 導 兒 童 。 在 一 偶 然 的 機 會 下 她 加 入 了 兒 童 之 家 當 起 家 長 來 。 她 的 丈 夫 及 兒 女 均 應 兒 童 院 的 聘 用 要 求 入 住 兒 童 之 家 , 與 家 舍 的 小 朋 友 一 起 生 活 。 孫 姨 在 家 舍 服 務 了 13 年 , 有 犧 牲 , 亦 有 回 報 。 犧 牲 了 的 是 她 將 只 給 自 己 兒 女 的 母 愛 與 其 他 人 兒 童 分 享 , 而 回 報 的 是 今 天 成 為 好 多 舊 生 的 媽 媽 , 甚 至 成 為 兒 孫 滿 堂 的 孫 婆 婆 哩 。


另 一 位 家 長 愉 姨 , 也 是 一 位 充 滿 愛 心 的 媽 媽 , 八 年 前 趁 兒 子 往 外 國 升 學 , 便 與 丈 夫 帶 著 滿 腔 熱 誠 加 入 兒 童 之 家 , 希 望 全 心 全 意 幫 助 有 需 要 的 兒 童 。 但 一 踏 足 兒 童 之 家 , 兒 童 的 情 緒 及 對 家 長 不 友 善 的 態 度 令 愉 姨 很 沮 喪 , 但 她 沒 有 因 此 放 棄 , 反 而 循 循 善 誘 地 教 導 他 們 , 慢 慢 與 兒 童 建 立 起 深 厚 的 關 係 , 院 童 更 視 她 為 至 親 。 現 時 她 與 離 院 的 兒 童 仍 保 持 緊 密 的 聯 絡 , 每 逢 過 時 過 節 , 他 們 都 會 聚 首 一 堂 , 暢 談 近 況 , 仿 如 一 個 大 家 庭 。


這 兩 位 家 長 在 家 舍 多 年 的 工 作 經 歷 , 體 會 到 兒 童 之 家 的 孩 童 並 非 如 社 會 所 誤 解 的 壞 孩 子 , 他 們 其 實 是 一 群 受 創 傷 的 兒 童 , 心 門 是 緊 閉 , 很 需 要 有 愛 心 的 人 為 他 們 衝 破 這 道 門 , 重 拾 自 信 及 對 人 的 信 任 。
10
08/11/2008 百年樹人 黃天任 一 八 八 八 年 創 校 於 廣 州 五 仙 門 的 培 道 學 校 , 今 年 祝 賀 一 百 二 十 週 年 校 慶 , 以 一 齣 英 語 音 樂 劇 , 憶 述 母 校 艱 辛 的 辦 學 經 歷 , 並 且 情 商 了 友 校 培 正 中 學 七 名 男 生 , 連 同 本 校 多 名 女 生 , 演 活 當 年 含 蓄 的 培 道 女 生 , 如 何 戀 上 培 正 型 男 的 故 事 。

培 正 舊 生 吳 健 森 與 培 道 校 友 陳 中 禧 的 結 合 , 正 好 是 兩 校 男 女 生 緣 份 的 見 證 , 現 職 浸 會 大 學 的 陳 中 禧 , 當 年 因 為 欣 賞 吳 健 森 畫 的 中 國 畫 , 而 對 方 亦 欣 賞 她 的 書 法 和 新 詩 , 這 對 「 培 氏 夫 婦 」 的 詩 畫 配 , 成 為 了 一 時 佳 話 。 中 禧 對 母 校 的 感 恩 , 源 自 老 師 對 她 的 關 愛 ; 在 她 讀 中 六 時 期 , 宋 織 詩 老 師 發 現 中 禧 因 為 近 視 而 經 常 頭 痛 , 特 別 為 她 配 了 一 副 眼 鏡 送 給 她 , 這 事 令 中 禧 畢 生 難 忘 ; 中 禧 經 常 賦 詩 懷 念 母 校 , 並 以 校 訓 「 愛 誠 貞 毅 」 為 做 人 目 標 。


歷 史 上 培 道 中 學 的 級 社 文 化 孕 育 了 校 內 學 生 的 親 切 姊 妹 情 。 現 任 校 長 曾 綺 年 更 以 「 學 校 是 家 」 來 形 容 學 校 與 學 生 的 關 係 , 她 引 述 了 一 段 難 忘 往 事 , 某 年 某 月 因 為 下 著 暴 雨 , 高 班 的 大 姐 姐 如 何 手 牽 手 , 一 邊 持 雨 傘 , 一 邊 拖 著 小 師 妹 , 在 水 浸 的 街 道 洪 流 中 , 澗 水 回 校 上 課 的 情 誼 。 校 友 樓 美 英 講 述 85 年 時 她 入 讀 培 道 不 久 , 家 中 遭 逢 火 災 , 繼 而 慈 父 患 病 去 世 , 在 痛 苦 無 助 之 際 , 幸 得 學 校 、 老 師 、 學 姊 等 伸 出 援 手 , 解 決 家 中 困 境 , 可 惜 終 於 因 為 經 濟 問 題 , 無 法 在 母 校 完 成 學 業 , 現 婚 後 誕 下 女 兒 , 遂 安 排 女 兒 入 讀 母 校 以 圓 自 己 讀 書 心 願 。


培 道 中 學 師 生 情 濃 , 畢 業 多 年 的 舊 校 友 仍 然 念 念 不 忘 , 探 訪 昔 日 老 師 , 感 謝 教 導 之 恩 , 彼 此 定 期 聚 舊 , 暢 談 往 日 師 生 情 誼 。 現 職 中 史 科 老 師 陳 瑩 瑩 和 歷 史 科 老 師 杜 佩 鳳 , 同 是 90 年 畢 業 的 舊 生 , 大 學 畢 業 後 , 不 約 而 同 選 擇 了 回 饋 母 校 任 教 , 她 們 視 學 生 為 己 出 , 低 班 的 待 之 為 女 兒 , 高 班 的 待 之 為 姊 妹 朋 友 , 她 們 都 認 為 能 夠 回 母 校 任 教 是 一 種 光 榮 , 與 學 生 相 處 多 了 一 份 濃 情 和 親 切 感 。 百 年 老 校 秉 承 「 鼓 勵 、 承 擔 、 共 成 長 」 為 願 景 , 歲 月 雖 流 逝 , 人 間 卻 有 情 。
11
09/08/2008 男孩與貓 楊慧雅 男 校 的 學 生 總 是 給 人 充 滿 活 力 與 陽 光 的 感 覺 , 每 天 放 學 後 不 是 去 打 籃 球 、 踢 波 就 是 練 跑 等 運 動 。 每 天 總 是 帶 著 一 身 汗 水 回 家 , 就 算 飼 養 動 物 , 也 會 是 雄 糾 糾 的 狗 , 不 會 是 貓 咪 吧 。

但 在 一 所 男 校 內 , 除 了 男 生 , 還 住 有 六 隻 可 愛 的 貓 咪 。 牠 們 不 像 一 般 學 校 的 流 浪 貓 在 學 校 四 處 流 連 , 牠 們 住 的 可 是 有 冷 氣 、 有 戶 外 空 間 的 小 屋 。 每 天 放 學 後 , 一 班 視 貓 如 友 的 大 男 孩 , 總 會 到 貓 舍 探 望 六 隻 貓 咪 。 而 每 天 貓 咪 同 樣 盼 望 男 孩 的 到 來 , 牠 們 守 在 窗 邊 伸 頭 探 看 , 為 的 就 是 與 男 孩 見 一 面 , 當 然 還 有 伴 隨 到 來 的 美 味 貓 糧 。 照 顧 這 幾 隻 小 貓 , 不 能 說 簡 單 , 單 是 清 理 充 滿 便 便 的 貓 砂 便 令 大 男 孩 為 之 卻 步 , 但 真 正 喜 愛 貓 的 又 豈 會 不 理 。


十 五 年 前 , 一 班 愛 貓 的 男 生 眼 見 學 校 的 流 浪 貓 慘 遭 毒 手 , 於 是 成 立 了 愛 貓 組 , 五 年 後 , 更 申 請 優 質 教 育 基 金 , 為 貓 咪 建 立 了 固 定 的 居 所 。 日 復 日 , 風 雨 不 改 , 就 是 要 給 予 貓 咪 一 個 安 穩 的 家 。


歲 月 悠 悠 , 男 孩 與 貓 經 歷 了 不 少 開 心 的 時 光 。 寂 寞 的 時 候 , 貓 咪 的 溫 暖 安 慰 了 男 孩 青 春 苦 澀 ; 看 見 貓 咪 吃 飽 的 滿 足 神 情 , 男 孩 也 同 樣 快 樂 。


禽 流 感 一 役 , 剛 巧 發 現 其 中 一 隻 貓 死 去 , 恐 防 疫 症 , 男 孩 要 決 定 是 否 解 散 貓 組 。
一 句 「 一 旦 承 諾 照 顧 牠 們 , 便 不 可 以 放 棄 , 牠 們 同 樣 是 生 命 」 。 與 貓 咪 的 友 誼 , 讓 他 們 更 懂 得 珍 惜 生 命 。


十 五 年 的 日 子 不 易 過 , 愛 貓 組 見 證 了 男 孩 與 貓 的 友 誼 , 也 紀 錄 了 男 孩 的 成 長 。 能 夠 持 之 以 恆 , 除 了 愛 心 , 還 有 承 擔 的 精 神 。
12
09/15/2008 一對手和十九對手 龐天鵬 一 對 手 可 以 做 些 什 麼 ? 十 九 對 手 又 可 以 做 些 什 麼 呢 ?
家 寶 自 幼 即 受 父 親 影 響 , 喜 歡 自 己 動 手 做 各 類 家 庭 用 品 , 後 來 加 入 一 間 社 區 中 心 工 作 , 發 覺 可 以 透 過 綠 色 教 育 來 團 結 區 內 婦 女 , 更 加 因 此 而 體 會 到 香 港 的 有 機 耕 種 的 存 在 價 值 。
家 寶 決 定 自 己 開 一 個 農 場 。 一 切 由 自 己 的 一 對 手 開 始 : 開 墾 土 地 , 斬 草 , 搬 磚 , 耕 種 ...... 這 個 小 小 的 農 場 卻 不 是 一 個 生 產 有 機 農 作 物 的 農 場 , 而 是 一 個 教 育 性 的 示 範 農 場 , 目 的 是 聯 結 消 費 者 和 生 產 者 , 希 望 消 費 者 暸 解 有 機 耕 種 , 從 而 愛 上 從 事 有 機 耕 種 的 農 夫 , 甚 至 愛 上 這 片 土 地 。 這 種 對 農 夫 , 對 土 地 的 愛 其 實 反 過 來 就 是 愛 自 己 , 是 會 令 人 的 生 命 變 得 豐 富 。
「 會 讓 人 生 變 得 豐 盛 的 , 不 在 有 所 獲 得 , 而 在 有 努 力 過 。 」 家 寶 以 「 一 對 手 」 命 名 , 建 立 了 自 己 的 農 場 。 同 樣 , 屯 門 區 一 班 家 庭 主 婦 , 則 集 合 了 十 九 對 手 的 力 量 , 建 立 了 一 間 以 生 產 環 保 肥 皂 為 主 的 工 廠 。
肥 皂 工 廠 最 初 得 到 一 個 環 保 基 金 資 助 , 運 作 了 兩 年 。 基 金 資 助 完 結 之 後 , 便 決 定 以 合 作 社 的 形 式 繼 續 經 營 。 十 九 名 成 員 既 是 工 廠 老 闆 , 又 是 僱 員 , 對 工 廠 的 運 作 方 式 有 絕 對 的 自 主 權 , 賺 到 的 錢 主 要 都 是 用 來 維 持 廠 房 的 運 作 , 最 有 意 義 的 還 是 可 以 教 育 區 內 區 外 的 市 民 環 保 意 識 。
「 沒 有 一 顆 心 會 因 為 追 求 夢 想 而 受 傷 。 」 十 九 名 社 員 本 來 都 是 家 庭 主 婦 , 一 直 在 家 相 夫 教 子 , 子 女 長 大 後 便 希 望 出 外 找 一 份 工 作 。 合 作 社 令 她 們 重 拾 對 自 己 的 自 信 心 , 找 到 自 己 的 價 值 。 原 來 簡 單 的 一 件 環 保 肥 皂 , 當 中 也 包 含 了 社 員 對 社 員 , 社 員 對 社 區 , 以 至 社 員 對 自 己 的 愛 。
13
09/22/2008 自然之喜 潘婉儀 屯 門 小 山 崗 上 的 鄉 師 自 然 學 校 , 由 幾 個 堅 信 以 自 然 為 師 、 以 人 為 本 的 熱 血 老 師 , 經 十 多 年 摸 索 取 經 , 善 意 的 心 感 召 家 長 和 教 育 界 的 協 力 , 創 校 夢 想 終 在 07 年 成 真 , 靜 靜 孕 育 著 一 個 * 樂 活 * 族 群 。
返 璞 歸 真 、 心 繫 自 然 的 人 生 , 由 替 自 己 改 一 個 自 然 名 字 開 始 。 海 星 ( 葉 頌 昇 ) 是 創 校 的 主 力 之 一 , 為 了 理 想 , 以 減 半 薪 酬 創 校 , 太 太 白 鷺 ( 蔡 珊 茹 ) 去 年 停 下 教 職 生 下 女 兒 , 收 入 大 幅 下 降 , 物 質 生 活 簡 樸 , 但 學 校 帶 來 的 精 神 滿 足 , 卻 令 他 倆 感 到 大 賺 特 賺 。 他 們 信 奉 人 的 自 然 力 量 , 白 鷺 在 家 中 生 孩 子 , 讓 小 生 命 在 温 馨 祥 和 的 家 中 來 到 人 間 , 老 師 的 點 滴 身 教 , 學 生 感 染 更 深 。
學 校 讓 孩 子 自 發 培 養 對 大 自 然 的 情 意 , 小 松 鼠 ( 劉 煒 靖 ) 是 海 星 的 學 生 , 她 把 大 雨 中 死 掉 的 小 鳥 埋 葬 在 樹 旁 , 她 知 道 小 鳥 的 肉 身 會 回 歸 自 然 , 滋 養 著 樹 木 。 她 的 媽 媽 茶 花 籽 常 到 學 校 幫 忙 烹 飪 , 用 愛 做 的 食 物 , 載 滿 了 祝 福 , 一 家 都 相 信 人 要 有 生 態 道 德 , 並 從 樸 衣 素 食 去 盡 一 點 力 。
自 然 學 校 强 調 要 讓 孩 子 開 心 , 心 胸 開 了 , 才 可 容 納 知 識 , 老 師 以 愛 心 代 替 規 則 和 懲 罰 。 沒 有 校 服 的 約 束 和 名 牌 波 鞋 的 較 量 , 孩 子 素 衣 赤 腳 , 生 命 更 飛 騰 。 上 課 時 自 主 學 習 , 下 課 和 老 師 嬉 戲 , 在 自 然 環 境 中 尋 寶 , 午 餐 唱 謝 飯 歌 , 珍 惜 生 機 素 食 的 每 一 口 糧 , 用 一 度 水 ( 極 細 水 柱 ) 洗 食 具 放 好 , 每 周 打 掃 校 園 … … 這 裡 不 獨 教 知 識 , 更 培 育 孩 子 身 、 心 、 靈 , 學 校 雖 小 , 然 而 小 就 是 美 。
在 這 裡 , 大 家 毋 需 趕 拍 子 完 成 死 板 進 程 , 可 以 慢 慢 感 覺 雲 飄 、 葉 落 、 小 虫 爬 來 爬 去 , 以 緩 慢 拍 子 去 生 活 , 嗒 真 生 命 最 純 粹 的 喜 悅 。 以 對 大 自 然 的 關 愛 作 源 頭 , 自 然 學 校 實 行 愛 的 教 育 , 並 透 過 學 生 影 响 家 長 , 希 望 清 流 點 滴 凝 聚 , 成 洗 涮 社 會 的 力 量 , 但 願 人 人 快 樂 , 用 心 地 活 。
今 年 盛 夏 , 簡 樸 生 活 行 者 幾 代 同 堂 , 見 證 自 然 學 校 第 一 個 結 業 禮 , 孩 子 以 燦 爛 的 笑 容 , 為 老 師 們 寫 下 漂 亮 的 成 績 單 。
(** 樂 活 , 一 個 90 年 代 源 自 美 國 的 新 興 生 活 模 式 , 意 為 以 身 心 靈 健 康 及 生 態 永 續 的 精 神 去 生 活 (Lifestyles of Health and Sustainability — LOHAS) 。 樂 活 族 反 思 現 代 文 明 的 物 慾 和 高 速 , 代 之 以 簡 約 緩 慢 的 生 活 內 涵 , 强 調 返 璞 歸 真 、 心 繫 自 然 的 心 靈 修 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