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印度初接觸

這個星期,由於要處理一些私事,匆匆跑了一趟新加坡。坐在飛機上,忽然想起了在新加坡第一次接觸印度的經驗,想來有趣,不如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新加坡是一個多種族、文化和宗教的地方,當中印度的人、文化和宗教在當地絕不是小眾。雖然如此,當時我在新加坡並沒有特別對印度的人和事物感興趣。那時的我,只鍾情於土生華人(Straits Chinese或Peranakan)文化。而當時我所知道當地關於印度的東西,除了一個我只去過兩次的小印度社區(Little India),就只有鄰街的印度廟和有名的Mustafa百貨公司。而我跟印度初接觸,就跟鄰街的印度廟有關。

這座印度廟叫Sri Mariamman Temple,由於位處牛車水(Chinatown)正中心的寶塔街(Pagoda street),再加上廟宇裡外顏色豐富的雕像,一直以來都是遊客熱點。那時我住在寶塔街旁邊的摩士街(Mosque street),雖然每日都會經過這家印度廟,但由於遊客實在太多,總是提不起勁到裡頭參觀。一天晚上,我也忘記了是甚麼月份,凌晨三點左右,我被一陣熱鬧的、夾雜著鼓聲的音樂吵醒。這些音樂聲離開我們的住所很近,就好像嘉年華會的遊行隊伍經過家門口似的。我打開了窗,雖然看不到街上的情況,但卻知道音樂是從印度廟那邊傳過來的。既然被吵醒了,一時三刻又睡不著,就換了衣服,跑到街上去看過究竟。

一走到街上就發現不得了啊!整條摩士街已經封閉了,街尾搭了一個臨時帳篷,帳篷的裡裡外外坐滿了印度婦孺,她們全都身穿白色衣裳,席地而坐,像在等待著甚麼似的。帳篷裡有一個大屏幕,正在播放著甚麼。那時候我只顧穿插於人群中間,並沒有細看屏幕。事實上,當時我已被另一個情景嚇了一跳。摩士街的盡頭,那臨時帳篷的後面聚集了一大群印度男子,身上都穿著一式一樣的衣服(如果沒有記錯,應該是橙黃色的),赤著腳站在街上,似乎也是在等待著甚麼。看見這群男子的隊伍是向寶塔街的印度廟延伸的,而遠看見到印度廟的位置燈火通明,音樂聲不斷,這時我才意識到廟內正進行宗教活動,而在廟附近聚集的印度人都是為著參加宗教活動而來的。男子們聚集的橋南路(South Bridge Road),警方特別封閉了一條行車線,讓善信們排隊等待進入廟宇。見到這麼熱鬧的宗教場面,我已經毫睡意,於是我就沿著男子的隊伍走,想找出龍尾。走了差不多五、六百米,才見到較為疏落的隊伍,在路邊或坐或站,三五成群地聊天,消磨等待的時間。再走下去我就會走出牛車水,滿足了好奇心,是時候會家睡覺去。回程時,再次經過那臨時帳篷,見到大屏幕,這次我駐足看了一陣子。只見善信們一個接著一個,赤著腳走過熱烘烘的木炭。看到這裡,我就明白這些印度人為了甚麼在街上排隊了。

直到今時今日,我都不知道那天是甚麼特別日子,為甚麼要在凌晨時分進行這個宗教儀式,甚至寶塔街那座印度廟裡供奉的是那位神明,我都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唯一感受到的,是印度人對宗教的熱誠。你或許會覺得這樣的場面跟港人每年到黄大仙上頭注香差不多。不過,我們用香燭祭品去討好神明,又怎可以跟用自已的身體和行動向神明示好的印度教信眾相提並論呢!捱著眼瞓,赤著腳在街上等待,鼓著勇氣、忍著痛走過燒得烘烘的木炭,神明看到這些,那會有不被感動呀!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