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單位的部分景觀
單位的部分景觀

參觀過二十多個單位,總算能夠從中挑選出合心意的單位。接下來就是要討價還價、談租約,這些都是由我們的經紀替我們辦,她和對頭的經紀看來已經是合作多時,動作非常快,不消兩天,我們和業主已經達成初步協議。隨即,我們就和業主會面,討論租約的細節。

會面是在我們將要租下的單位內進行。參與這次會面的除了業主夫婦和他們的經紀,還有住在大廈一樓女主人的兄弟。我們的經紀伴隨著我們赴會。女主人在客廳兩邊放了椅子,我們相方就面對面坐著。見到這樣的安排,我和丈夫難免有點緊張,因為單看這樣的佈置,這次見面看來像談判多過像會面。會面的氣氛是良好的,業主問我們為何會到印度來,亦有問及我們的工作和背景。當然我們是有問必答,希望他們會安心將單位租給我們。不過,這次見面也算是一個小談判,特別是在租約的細節上,我們也有爭議。例如由誰人負責出錢維修冷氣機、要付多少個月的保證金等。討論這些細節時,都是由我們的經紀代勞。事實上我們也插不上半句,因為整個討論過程都是在英語夾雜著我們聽不懂的語言下進行。五個印度人,同時間兩至三重對話,我和丈夫這兩個甚麼都聽不懂的人,只能夠默默地等待著不知是爭論還是普通交談的多重對話結束。那時候想起電影「迷失東京」(Lost in Translation)男主角在片子裡頭的遭遇和在陌生語言環境下的無力感,這次我是親身體會到了。總之過了大概十分鐘,似乎甚麼都談妥了,業主也同意了我們的要求,雙方握手,這次租房子的安排就此作實。

有一點在印度(至少在孟買的高級住宅市場)是十分普遍,而且是不違法的,就是要租客預先繳付半年至一年的租金,即是說,租客每半年或一年交租一次。像我們的情況,我們就要先付一年的租金加上兩個月的保證金,可以想見,這是一筆相當可觀的金錢。業主也坦然承認,一次過收取這一筆金錢,他們就可以做各樣的投資,投資的回報可以抵銷降低租金的損失,因此他們才要求一次過交一年租金的安排。從租客的角度出發,整體的租金的確是減少了;從業主的角度出發,滿足了租客的減租意願,自己又不會有金錢上的損失。能夠想出這樣的安排,你不能說印度人沒有生意頭腦,可租客就要一次過掏空腰包,拿出一大筆金錢來租房子。

本來我們還需要跟大廈的業主委員會會面,由於時間倉猝,再加上業主的兄弟也是業主委員會的一員,我們跟業主委員會的會面就可以推遲。最後的步驟是正式簽租約,希望這一部分也會順順利利吧!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