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Crawford Market外觀。
Crawford Market外觀。

這個星期,我們的司機Fernandes正式上班,可是我們還未有私家車讓他工作,於是唯有暫時要他充當我的導遊,叫他帶我到處走走。雖然有著一個葡萄牙名字,Fernandes卻是地地道道的印度人。他說C他的家族在本地的葡萄牙教會改信天主教,當時的習慣是給歸依的信徒取一個新的名字(在南印度信徒並不流行改姓名),於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家族裡頭就一直採用葡萄牙的名和姓。
Crawford Market入口上方的石碑。
Crawford Market入口上方的石碑。

Fernandes建議我到Crawford Market去看看,他說゚裡可以買到外國入口的食品、蔬菜和水果。去年八月到孟買時,我已經聽聞過這個市場,只不過那時候沒有時間去參觀。既然Fernandes提起,那麼就去那裡走走吧ICrawford Market在維多利亞車站的北面,兩者相距大概有一公里。Crawford Market建於十九世紀,是孟買最古老的市場。建築物本身是十分美觀,內。還保留著原本建築物的特色。只可惜這些具特色的地標或裝飾都被攤檔・W,不細心留意根本就不會發現。
市場裡頭的噴水池,現在成了芒果檔一部分。
市場裡頭的噴水池,現在成了芒果檔一部分。

建築物保留著原本的裝飾,不細心留意根本不會發現。
建築物保留著原本的裝飾,不細心留意根本不會發現。

市場內的圓拱門。
市場內的圓拱門。

市場裡頭有多條巷子,巷子兩旁的攤檔密密麻麻,卻井井有條。攤檔的分佈大概是賣乾貨的聚集在一邊幾條巷子,濕貨的就聚在另一邊的幾條巷子裡。乾貨的除了有外國進口的醬料、食品、日用品和香水外,還有賣本地果仁和香料的攤檔。至於濕貨方面,就是賣蔬果和鮮雞肉。Fernandes跟我解釋,菜販們就是來到Crawford Market入貨,然後再轉賣給高尚住宅區的人家。比對一下價錢,就大概知道兩者價錢的確相差很遠。我在Crawford Market買一個大的西生菜只要五十盧比,在我家後街買一個體積小一半的西生菜就要七十盧比。另外,在Crawford Market買一包新觧的Basil只要五盧比,同樣的貨物,在超級市場裡包裝得十分得體,份量少了三分之二,又沒有那麼新鮮,就要十盧比。要留意,我在Crawford Market付的是零售價,相信菜販們付的批發價是更加便宜的。
市場內的巷子。
市場內的巷子。

雖然我沒有拍照留念,最令我難忘的是專賣洋䓤和大蒜的攤檔。這些攤檔只有四、五尺寬,一袋袋的洋䓤和大蒜就像金字塔的大石塊一樣層層疊起,有四、五層,整個攤檔向上發展足有三米高。賣貨的就坐在中間一層的小平台上,離地有一米多。再上一層或在地面有時會有另一個伙記在整理貨物。其實大部分攤檔都是向高空發展,只不過感覺上沒有一袋袋洋䓤和大蒜疊起來那麼震撼。另外,由現在至五月尾、六月初風季之前是印度芒果的季節,市場裡頭超過三分之二的水果檔都正在賣芒果。走在芒果海中,愛芒果之人要抗拒芒果的誘惑實在不容易。我是被引誘得差點兒買了一箱芒果回家,只不過一想起家裡只有我一個人吃芒果,買芒果的熱情就立刻冷卻下來了。
現時芒果當做,很多水果檔都專賣芒果。
現時芒果當做,很多水果檔都專賣芒果。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