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米的故事

在上方的是Basmatic米,右下方的是Boiled rice,左下方的是Parimal米,全都是印度產。
在上方的是Basmatic米,右下方的是Boiled rice,左下方的是Parimal米,全都是印度產。

米是中國人的主要食糧之一,人在異鄉,一碗米飯最能夠慰藉思鄉之情。特別是當你吃了無數餐的意粉、薄餅或麵包,一碗米飯所帶來的温暖和舒適是不可言喻的。在這一刻,一碗米飯就代表著家,吃著一口一口的白飯就像回到家裡一樣。我不是一個無飯不歡的人,更不是一個「飯筒」,但在異地生活,我就特別需要米飯的温暖和慰藉。腸胃的適應問題倒是次要,重要的是心靈上的安慰。因此,無論到那一個城市生活,我的廚房裡頭一定會有一包米。香港人是幸福的,甚麼樣的米都可以買得到:爽口的、香滑的、有咬勁的、軟綿綿的……。在中國以外,除了日本和新加坡,食米就不可以這麼揀擇了。即使在有中國人社區或超級市場的城市如巴黎和布宜諾斯艾利斯,米的選擇也是有限,食飯也就要將就一點,不得苛求。

印度也是一個食米的國家,本國的原產米Basmati香米更是世界聞名。但這種米無論在外形、口感和質感都跟中國米有很大的差別,吃這種米並不能喚起我對家的懷念。Basmati米的形狀細細長長,未煮熟之前只有六、七毫米長,煮成飯後米卻會長長一至兩倍,變成長長的一條米而不是一粒米。Basmatic米香滑而不黏口,米與米之間是鬆散的,不會黏在一起,吃飯要用湯匙,不能用筷子。吃這種米並不容易飽肚。平常一碗中國米煮的飯已經可以填飽我的肚子,要是吃Basmatic米煮的飯,我就要吃兩碗飯。煮飯用水的份量也有不同。無論是泰國香米、中國米或日本米,煮飯時米和水的比例一般是一比一;Basmatic米就要差不多一比二,用水量比其他品種的米要多。其實印度並不單只有Basmatic米,這裡還有出產其他品種的米,不過Basmatic米是最普及和最受歡迎的米種。它也算是最貴的一種米,最貴的Basmatic米一公斤要百多盧比,而其他品種的米一公斤只不過要二十至六十盧比。

當我的廚房準備就緒,我就開始尋找中國米或日本米。到超級市場去買米,只可以買到印度本國出產的米,外國米一律欠奉。很想買一包珍珠米,卻只找到日本進口的即食米包(放進微波爐翻熱的即食飯),不用說價錢貴得出奇。嘗試在本土米中尋找口味近似中國米的米種,拿自己和丈夫來做白老鼠,吃過幾餐難吃的飯。一次問題出在買錯米。在超級市場買了一公斤的boiled rice來試試,剛煮成飯的時候看上去還好端端的,過了十分鐘之後米粒就將所有水份和濕氣吸得一乾二淨,變得又硬又實,一粒粒像沙石一樣,難吃死了,而且吃了還胃痛。吃了一次以後我已經將這包米打入冷宫,看來這包米要用不同的方法來泡製。另外幾次問題出在用水不夠。用一比一份量的水來煮飯,煮出來的飯雖不至於吃生米,但飯總是硬硬的,不好吃。後來將水的份量增加至一比一點五,結果還是強差人意。後來把心一横將水的份量加至一比二,才煮得出軟硬適中的飯。不過最重要的問題還未解決,還是要找出口味近似中國米的本地米種。

如果不是因為到丈夫同事的家裡作客,可能現在我還是吃著Basmatic米。席間提起我要找近中國米口味的米,丈夫的同事說我可以試試Parimal米。她說她的傭人都是吃這一種米,因為這種米比Basmatic米飽肚。用她給我的一小袋Parimal米煮了一餐飯,飯粒的形狀、質感和香氣都跟中國米一樣,唯一的缺點是不夠滑。但正如丈夫的同事所說,Parimal米是十分飽肚的,吃一碗飯就夠飽了。後來在家附近的士多買了一包兩公斤裝的Parimal米,只要五十三盧比,便宜得很。原來,給下人吃的米飯才對我這個中國人的胃口,那麼我以後再也不用買價錢貴的Basmatic米了。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