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你今天有帶飯嗎?

在路邊休息的dabbawallah和他們旁邊的一大堆飯盒。
在路邊休息的dabbawallah和他們旁邊的一大堆飯盒。

「你今天有帶飯嗎?」這是我初中時候每天都問好朋友兼同班同學Stephanie的問題,不經不覺那已經是十多年前的事了。今時今日,有時間做溫暖牌飯盒的母親越來越少,會願意吃媽媽牌飯盒的學生也不見得有很多吧!帶飯的習慣反映著社會的狀況。從前外頭餐館不多,外出用膳也不是人人都負擔得起,為了省錢,又為了方便,帶飯就成為一個理所當然的做法。現今的社會,街上到處都是餐館,豐儉由人,選擇多的是,帶飯就不再是必然了,甚至變得麻煩和落伍,又要洗、又要準備、又要帶著飯盒或飯壺通街走,失禮死了。曾幾何時保溫飯壺是每個家庭必有的東西,現在成為落後老土的廢物,不是老早當垃圾被送出門口,就是被冷落在廚房的某個角落。

不過大家不知道,你急不及待要棄掉的保溫飯壺,在這一邊可是一件高檔次日用品,要幾百盧比才有交易,一般無保溫功能的飯壺,百多二百盧比就有一個。在這一邊,帶飯仍然是孟買人的習慣。出外到餐館用膳是奢侈的消費,又餐館的選擇不多,再加上交通費時,孟買人都愛吃溫暖牌飯盒。能夠負擔起一個保溫飯壺的,就會像我的丈夫一樣自己帶著飯壺上班。富裕的家庭,甚至會叫自家司機將新觧的飯餸送往公司。其餘一般的打工仔,就要倚賴外送飯盒的服務。這一項服務在孟買是出了名,連旅遊書上都有介紹。送飯的在這邊叫做dabbawallah,dabbas又或是tiffin,是疊起有三、四層高的飯盒,每層的飯盒裡放不同的餸菜。Dabbawallah會到客戶家裡收取預備好的飯盒,集齊了區內客戶的飯盒,就會按目的地分門別類,分發到不同的地區,再由當區的dabbawallah將飯盒送到各個辦公室去。大概中午左右到商業區去,就會見到正在送飯的dabbawallah和他們的單車,每架單車上都掛著幾十個飯盒。孟買社會有很多事都十分混亂,但居然可以有這麼有系統和效率的送飯服務,這又是另一個Incredible India的證明。只是我有時會偷偷想,他們吃的飯盒真的是自家的飯盒嗎?會不會dabbawallah送錯飯盒,讓人家吃錯了別人的飯盒呢?

送飯盒有dabbawallah,做飯盒就有tiffin dabbawallah。Tiffin dabbawallah的服務雖然沒有登上旅遊書,但在孟買市民當中是十分有名的。Tiffin dabbawallah並不是甚麼大公司或飲食集團,而是各區家庭主婦、小餐館為「無飯」家庭或單身人士精心泡製的家庭飯盒,供應午餐和晚餐。每一餐要五十至一百盧比,視乎口味而定(素食或肉食),一般都是按月收費。友人Tim和Malou是「無飯」家庭,一個食素、一個食肉,他們每晚就是靠tiffin dabbawallah「醫肚」。他們的tiffin dabbawallah是附近一個家庭主婦,除了兩餸一飯,還有甜品。一次Malou忘記了吃甜品,跟你我家裡的母親大人一樣,這位印度媽媽顯得很不高興!孟買每個地區都有tiffin dabbawallah,而每家tiffin dabbawallah都有特別指明是做那個地方的菜色(北印度、南印度、Gujarati等),只要打電話去預訂就可以,之後每天晚上,家庭泡製的溫暖牌飯盒就會依時送到你家門口,十分方便。

孟買人家的飯盒tiffin。
孟買人家的飯盒tiffin。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