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南印度咖啡

先此聲明,各位咖啡迷,我對咖啡亳無認識,請不要問我關於咖啡的問題。

自從來到孟買之後,家裡一直只有一小瓶即溶咖啡。丈夫愛喝咖啡,當那一小瓶即溶咖啡差不多喝光的時候,提議我去買真正用豆磨的咖啡粉,好讓他可以在家裡享用真正的咖啡。我是家用物資搜購員,收到指示,當然立刻執行。先去幾家常去的超市,發現他們只賣即溶咖啡。再去一間本地的連鎖咖啡店,心想他們應該有賣咖啡豆罷,他們卻只賣咖啡飲品。一連白跑了幾趟,最後還是要尋求「聖經」的指引。這部「聖經」是本地Times of India飲食專欄作家Rashmi Uday Singh女士的食評兼食市指南。多得這一部「聖經」,我找到了肉店(終於有牛肉和豬肉食了!)、海鮮店和烹飪班的資料(這個以後再談),我也在這部「聖經」裡頭,找到了南孟買唯一一家批發咖啡店。

抄寫好批發咖啡店的地址,就叫Fernandez(我們的司機)送我過去。在Girgaon一帶窄小的街道左穿右插、轉來轉去,我興幸有Fernandez為我打點去路,我一個人是怎麼找也不會找到目的地的。這家店也是極難找,Fernandez要打兩次電話去問路,最後得由店主的兄弟出來引路,我們才能到達目的地。它位於一條專賣水喉、水渠喉管的小街裡頭,店鋪沒有招牌,問小街兩旁的水喉工場的工人,根本沒有人知道街裡頭有一家賣咖啡的店鋪。店鋪位於一小幢老舊的建築物裡頭,這幢無名的建築物入口寬少於一米,而且入口前面的石階已經破爛。跟隨著老人走過約五、六米長的走廊,來到了盡頭的小天井。小天井不過兩米見方,一旁是一個做水渠的工場,外頭放著一個個水渠的連接口。另一邊是一間小房間,這就是我要找的批發咖啡店!

一如外頭,沒有招牌,不是行家或熟客仔,是絕不會無情白事摸上門。小房間三米見方,對正門口是一部人一樣高的磨咖啡機,房間閣樓放著一袋又一袋的咖啡,門口旁邊是辦公桌,坐著一位老人家,地上一個工人正在包裝一袋又一袋的咖啡。老人家就是店主Prakash先生,替我引路的是他的兄弟。說明了來意,Prakash先生說咖啡豆按質素分為三個價錢,最貴的三百多盧比,最平的百多盧比一公斤。我亳無頭緒,反正三百多盧比一公斤是便宜(一瓶五十克的雀巢即溶咖啡就要賣七十五盧比),我就要了一公斤最貴的咖啡豆,請他們將它磨成粉。當Prakash先生的兄弟忙著替我準備咖啡粉,我和Prakash先生閒聊了一陣。老先生今年七十歲了,他的兄弟也有六十歲,兩兄弟打理這家店已經幾十年。店裡頭賣的是南印度Karnataka的咖啡豆,主要是做批發生意,也有自行包裝咖啡出售。老先生說南印度人懂得喝咖啡,可北印度人就不會了,孟買的咖啡市場,都是以即溶咖啡做主導。他又說在孟買只有幾家賣咖啡豆的專門店,一家在東部的Chembur(他說那裡有很多南印度人聚居),一家在中、北部的Santa Cruz,而南孟買就只有他們一家。「地上的工人包裝的咖啡粉是送往超市出售嗎?」我好奇問Prakash先生。「是的,這一款加了chicory的咖啡粉很受孟買的中產階級歡迎。」我常去的士多、超市沒見到有他們包裝的咖啡粉出售,否則,我也會買來試試。老先生還簡單介紹了他的小店。「我們在樓上的房間烤咖啡豆和做包裝,一般我們會隔天烤一次咖啡豆,之後就用你身後的打磨機磨成粉。不過,有些客人不要我們磨咖啡,他們喜歡自己磨。」

大概過了十多分鐘,我的咖啡粉終於做好了。Prakash先生的兄弟另外給我一小袋咖啡豆,叫我在家裡試試用攪拌機磨咖啡粉。離開的時候,友善的Prakash先生還親自送我出門!抱著一大袋香氣濃郁的咖啡粉,又得到老先生親切的招待,我會不回頭「幫襯」才怪!

所謂「人不可以貌相,水不可以斗量」,原來店鋪也不能單看門面!

Times Food Guide及我在Prakash先生店裡買的1公斤咖啡粉。
Times Food Guide及我在Prakash先生店裡買的1公斤咖啡粉。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