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制水

終於還是要制水。雖然風季開始了,但由於水塘存水量並無改善,幾天前市政府宣佈南孟買和西部社區每日供水減少百分之三十,我所住的大廈也因應情況,每日制水三小時。早前留起來的礦泉水膠樽終於派上用場,現在就用來儲起食水,以備不時。如果制水升級,家裡的膠水筒和膠盤也要用來儲水了。直至目前為止,風季帶來的雨水都比以往少,現時的雨量只有去年同期雨量的百分之三十左右,大家都在猜測今年有可能是一個旱風季。自六月尾風季開始以來,其實只下了四、五場大雨,其餘的日子不過是陰天和每日下幾場細雨,雨量根本不足以解決水荒的問題。再加上雨水偏偏落得不準確,都是落在水塘和集水區以外,真個是「落了等如無落」!Times of India上的一張照片拍得好,一個婦女頭頂上頂著一個裝滿了水的水筒,身邊地上到處都是雨水,照片的題為「Water, water everywhere, but not a drop to drink」(到處都是水,可沒有一滴水可以用來喝)。傾盆大雨的日子,從家裡的窗向外望,我的感受就正正是這張相片的標題一樣,怎麼會外面雨下得像倒水一樣,可我家裡偏偏要制水!?

Times of India上刊載的一張照片,題為「Water, water everywhere, but not a drop to drink: A woman carries water collected from a tanker」。
Times of India上刊載的一張照片,題為「Water, water everywhere, but not a drop to drink: A woman carries water collected from a tanker」。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