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損獻

早上七點鐘,我已經起來了。不是因為我要看難得一見的日全蝕,雖然理論上在孟買是可以看到的,但這天清早天色一直是灰矇矇,又下著雨,即使想看也看不到。其實我是被三個女人的呼唱聲吵醒的。七點鐘還未到,她們就在樓下呼唱起來,我不知道她們在唱甚麼,起初還以為是叫賣,但叫賣的不會呼唱那麼長時間,也不會停留那麼久。她們在樓下斷斷續續、重複又重複地呼唱了幾分鐘,我被她們吵醒了,又好奇,於是走到窗前看個究竟。那時看見幫鄰家打工的三個年輕人,一個打著雨傘、一個捧著一個有蓋的大圓筒、一個拿著裝滿東西的大膠袋,走到停車場閘門前的更亭,把圓筒和大膠袋放到更亭裡。那三個女人一邊叫唱,一邊走近他們,並將手裡的鐵兜伸向那三個年輕人。那時候下著雨,在閘門前當值的看更和幾個正在抹車的工人,全都走過去看熱鬧。只見年輕人先在圓筒內拿出一些像米或豆一類的東西放在女人們的鐵兜裡,之後又在那個大膠袋裡取出三幅布給她們。她們是有備而來的,除了手上的鐵兜,她們的肩頭上掛著一個大布袋、手臂間又掛著另一個大膠袋。當她們用鐵兜接過食物,她們就第一時間將它們倒進大布袋內,收到的布也是放在布袋裡頭。接過了食物和布,她們就離開了。

「睇完戲」,抹車的工人回到自己的工作去,我也爬回床上去。怎料過了不到五分鐘,又聽到一輪呼唱聲,出於好奇,我又走到窗前去。這次只有一個女人,不過她一樣是有備而來,一樣是帶著兩個大膠袋,唱了幾句,就走向在更亭裡等待的年輕人。年輕人一樣地給這個女人一些食物和一幅布。收過了「禮物」,女人又離開了。如是者,每隔五至十分鐘,就會有人在樓下呼唱、年輕人就會分發食物和一幅布,一直至大概九點鐘,當食物和布都派完了,年輕人就返回大廈去。不過,來要食物和布的人依然陸續有來,有些唱了一兩句,看更就打發他們離開,有些不甘心的,還會「賴死唔走」,繼續在樓下呼唱,直到過了五、六分鐘都沒有人出來給他們東西,他們才會離去。其中一個「賴死唔走」的女人,居然被她等到「有心人」。我家對面的大廈,一個女人向她叫了一聲,然後就從四樓的走廊拋下一個裝了東西的膠袋。女人接過了膠袋,遠看裡面裝的應該是布,收好了就離開。大概過了十點鐘,就再沒有來討東西的人了。

來討東西的,起初都是女人,後來也有男人,但他們遲來,甚麼也沒有得到。最早來的人們,他們的袋都是空空的,八點幾、九點鐘來的人,他們的袋都已經裝得滿滿,有些甚至滿得再放不下東西。這些人們,我眼見的清一色都是黑皮膚的印度人,他們的衣著雖不至於襤褸,但也看得出是日子過得苦的一群。有些人是帶著孩子一同來討東西的,孩子們個子小小,一樣要背著用來裝食物或布的大袋。這天早上都是下著雨,他們就這樣冒著雨,邊走邊唱,到每一座大廈去討東西。

午後,我問樓下的管理員這天為甚麼會有人來討東西。他用有限的英文跟我解釋,說每年大概這個時候(一個宗教節日之後,這個日子的名字,他是告訴了我,但不到一分鐘我就忘記了),都有損獻的習俗,窮人會走到各座大廈向住戶討東西,而附近各座大廈的住戶都會施捨一些食物,如米、豆、麵粉,和一些舊sari或衣物。我的大廈業主立案法團也有組織捐獻,想損獻舊布或食物的,可以交到法團的辦公室。管理員跟我說,要是我有東西要捐獻,也可以交給他們。我說,今年沒有準備,還是待下一年再做吧!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