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閱讀印度:貧民窟

自從來了印度之後,斷斷續續讀過不少關於Dharavi這個亞洲最大貧民窟的新聞。首先是電影Slumdog Millionaire的相關報道,說住在Dharavi貧民窟裡面的人最看不順眼戲名用slum這個字(當然他們也不喜歡dog這個字,認為是一種侮辱),因為Dharavi不單止是一個slum,而且還有頻繁的商業和工業活動,用slum這個字來概括Dharavi是抹煞了它的經濟貢獻和價值。較近期的就有關於重新發展Dharavi的方案和計劃,政府意欲收回地皮,在原址興建商住兩用的建築群,希望能夠原地安置現時在Dharavi居住和運作的居民和小企業。或許出發點和用意是良好的,不過受惠的只有住在地面一層的居民,按計劃住在樓上的居民將不會受惠。我不知道這個做法背後的出發點,但我就覺得這個做法既無邏輯又不實際,要Dharavi的居民同意這樣的安排簡直是天方夜譚。

跟很多本地人一樣,我未去過Dharavi,也不打算去,因為我怕髒。一個月前,無意中在已經結業的Nalanda書店發現了這本關於Dharavi的書,既然不會去親身體驗,就唯有透過書本去了解這個地方。二百頁紙,字體比平常大,不消兩、三天就看完了。雖然讀的是Dharavi的歴史和生活面貌,但感覺卻一點也不陌生。Dharavi這個地方,我們香港都曾經有過。還記得從前的山邊寮屋區嗎?還有已經變成了公園的九龍城寨嗎?它們就是香港的Dharavi,是香港低下階層、勞苦大眾的棲身地,也是從前對香港經濟發展貢獻良多的山寨廠的所在地。Dharavi人的故事,也曾經是我們香港人的故事。從前多少人一家大小在家裡穿膠花幫補家計;婦女從工廠接訂單,在家裡替大廠車衣;又有多少人由山寨廠起家,不單止養活了一家人,還因此而富起來 。孟買和香港同樣有或有過Dharavi,兩個地方同樣被英國殖民政府統治過,但兩個城市Dharavi故事最終的發展卻折然不同。讀這本書的時候,我不時感到興幸,英國人在香港實行的公共房屋政策,不論他們的出發點如何,最起碼他們有意識地為香港的低下階層提供基本的住屋需要。結果是有目共睹的,寮屋區、木屋區陸續消失,我們的Dharavi故事,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經完結了。

而孟買呢?作者在最終章寫道,“It is entirely possible that by the year 2010, Dharavi as we know it today (2000) will be just a memory. Instead of the current medley of disorganized low-rise high density huts and a few scattered high-rises, the entire area could become another typical concrete conclave of high-rises. Given the rate of change in many parts of Mumbai, such a transformation should not take anyone by surprise.”孟買變化和發展的速度極快,不過Dharavi的故事就仍然繼續,還成為了奧斯卡得奬電影取景的地點!由英國人撤離一刻開始,印度的管治階層就一直漠視低下階層的住屋需要,眼不見為乾淨,將貧民窟一遷再遷,去到多年前還是孟買市邊皮的Dharavi,沒有基本生活設施(水、電),政府也不管,人們就在那裡自生自滅。直至八十年代,政府對貧民窟的態度才開始有改變,可惜,這樣的改變來得太遲了,Dharavi已經變得又大又複雜,政府已經錯過了可以輕易解決Dharavi問題的良機!說到底,Dharavi是管治階層漠視低下階層住屋需要的必然產物,政策方向和措施一日不改變,故事就只會沒完沒了,即使解決了今日這個Dharavi,明日又會有另一個Dharavi的出現。

Rediscovering Dharavi by Kalpana Sharma
Rediscovering Dharavi by Kalpana Sharma

Rediscovering Dharavi
By Kalpana Sharma
ISBN: 978-0-14-100023-7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