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隨丈夫出洋公幹,有機會再次踏足巴黎。俗語說「旁觀者清,當局者迷」,意思大概是人是須要一點距離來看清事物。這一種距離感,除了是空間上的距離,我認為還應該包括時空上的距離。六年前在巴黎生活了一段時間,那時候已經很喜歡巴黎。事隔六年,喜愛巴黎的感覺就變得更加清晰和實在。乾爽的空氣、乾淨的街道、步伐休閒的路人、路邊無數的咖啡室…… 或許我不應該歸功於那六年的時空距離,而是應該多謝孟買。因為孟買跟巴黎的對比實在太過強烈了,一時間令腦袋變得糊塗,將巴黎想成超級夢想城市。

不是的,我的確是十分喜歡巴黎。當然巴黎也有令人討厭的地方,特別是當你兩個人帶著行李箱、西裝袋、手袋連公事包共六件行李,在巴黎的地鐵站裡頭走上走落的時候,那時候你只會滿口怨言,又或是跟法國人一樣不停地嚷著「merde!」在這裡奉勸去巴黎旅遊的朋友,若是帶著大型行李,最好還是不要搭地鐵,巴黎大部分地鐵站都沒有升降機或扶手電梯的。雖然如此,多得它落後的設施,令我在巴黎居住期間有充足的運動量,沒有因為法國美食而增磅。現在我想,在巴黎地鐵裡日日爬上爬落,是巴黎人「食極唔肥」的最大秘訣。而巴黎地鐵列車的開關門鎖,更成為我腦袋裡其中一個巴黎的標誌。一看見這個小機關,我知道我又回到巴黎了。直至目前為止,我還未有在其他國家看見過這個小機關,也不是所有的巴黎地鐵列車都用這一種開關。再次坐在巴黎的列車上,看著遊客們對著這小機關不知如何是好,就知道它的確是與眾不同。這小機關,若不動它,它可以是一個小小的扶手柄;向上一翻,門就會打開。在列車即將到站的時候,不少巴黎人都愛預先將這小機關向上扣,待列車一停下來,門就會立刻打開。若果待列車停下來才啟動小機關,就得多用一點氣力了。

論城市的節奏,我似終覺得巴黎是最舒適的。巴黎人有著一份閒情,無論是上班、下班或午飯時間,他們的步伐永遠都是輕鬆的。他們做事雖然有點愛理不理,但每每還是會將事情有序地、在適當的時間內辦妥。相比之下,香港人無時無刻都在「趕頭趕命」,趕著去上班、趕著吃午飯、趕著下班後去玩,任何時刻都是在和時間競賽。孟買人或許是有閒情的,但他們的閒情實在不太負責任,事情辦不好他們也不管。這樣的閒情太接近懶散,我不喜歡。

巴黎地鐵列車的小機關。
巴黎地鐵列車的小機關。

巴黎地鐵站內景。
巴黎地鐵站內景。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