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嗅覺淪陷

風季的雨水走了,又回復了乾爽的天氣。氣溫也下降了一點,雖然中午時還有三十度,但早上和晚上就只有二十六、七度左右,天氣甚舒適。論氣溫實在講不上秋涼,不過還可以算是有一點秋意吧。

回復到陽光藍天、悠悠的海風、不太炎熱的天氣,視覺上和感覺上都是一個美麗的世界。不過現實是不完美的,也是殘酷的。想擁抱這個美麗的世界,此時此刻在孟買,你得用棉花或紙巾堵塞你的鼻孔,讓你的嗅覺癱瘓。每逢退潮的時候,海風送來的,是陣陣夾雜著魚腥和垃圾的臭味。不要以為遠離海邊就可以置身事外,我的家離最近的海邊也有差不多一公里,那一陣陣異味還是會透過冷氣機滲入家中。如果是住在海邊,又或是大水渠附近,情況就只會更糟。異味大軍攻城第一天,我還不知道是甚麼回事的時候,還以為是家裡的水渠發臭,又或是附近大廈正在修水渠。第二天外出,被異味大軍包圍,才明白是甚麼回事。現時每一天,不用有特異功能,我們只要用鼻子嗅一嗅,就會知道潮汐漲退。唉,前一篇講起的hardship allowance,到現在才明白hardship是甚麼意思。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