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過客城市﹣杜拜

杜拜到處都在大興土木,不過看見不少大廈、住宅都是十室九空。很多人說杜拜的房地產市場是一個大泡沫,看來是真的。
杜拜到處都在大興土木,不過看見不少大廈、住宅都是十室九空。很多人說杜拜的房地產市場是一個大泡沫,看來是真的。

曾經聽我們的司機Fernandes說,有很多印度人在中東工作。他自己就曾經在沙地阿拉伯當司機,工作了十年,賺了他的老婆本,買樓娶老婆。他說,除了印度人,當地還有很多菲律賓人當家庭傭工。Fernandes總是說,菲律賓政府比印度政府好得多,遇到傭工跟僱主的勞資糾紛,菲律賓政府會替自己的國民出頭。但印度人遇著同樣情況,不獲發工資也好,強姦事件也好,都是有怨無路訴,得不到保護或保障。

究竟實際情況如何,我無從知道。不過,這趟杜拜之旅由落飛機一刻開始,我見得最多的,的確是印度人和南亞裔人士。一踏出機場大樓,我差一點以為自己回到了孟買。在大樓外接機、手拿著酒店或客人名牌的一眾司機們,差不多清一色是印度人。到達酒店,櫃枱服務員、餐廳侍應生、收拾房間的房務員,全都是非本地人。看他們的膚色,都是南亞裔人士。去到購物商場,所有店鋪的售貨員,超過百分之九十是南亞裔人士,剩下的百分之十也不是本地人,而是來自中國、印度和非洲的人。而這一眾異國勞工當中,絕大部分都是女性,男性只屬少數。

去一個地方遊覽,我們總會期待看到本地人。即使只是坐在旅遊車在城市裡打轉,我們或多或少都會目睹和感受到本地人的生活方式、衣著和節奏。可是在杜拜,這個期待似乎要落空。路上和大部分戶外地方都見不到路人,偶而見到幾個,都是在路上做工程的工人。要見人,就得去室內地方。當然,這也是這裡一種必要的生活方式。這個地區天氣極端,大白天在路上走熱得要命;晚上走出街又冷得出奇(不過這時候的天氣就相對地温和)。人們要生活得比較舒服,自然只好待在室內。到室內的商場、餐廳,見到的不是遊客就是在這裡打工的外國人,本地人只算是少數。晚上的情況較好,下班後,還可以見到一些一家大小到商場購物消費的本地人,但是對比起這裡龐大的外勞大軍,本地人真可算是人丁單薄,也不成氣候。晚上到一家阿根廷餐廳用膳,跟負責人閒聊,才知道來這裡打工的還有不少南美人,她自己也是南美人。我想,大部分工作都是由外勞去做,那麼本地人還需要工作嗎?或許本地人的工作就只有執掌政府機關、做高級管理層而已,是正正式式的管治階層。

這樣一個充滿外地人的城市也不是沒有吸引力。第二天我去髮型屋剪頭髮,髮型師來自黎巴嫩,在這裡已經生活了四、五年。他說,「杜拜的確是十分表面化,所有東西都是人造的,沒有歴史,一切都好像不真實。不過在這裡生活也有好處。這裡十分安全,出入不用擔心。此外,這裡外國人多得很,他們都來自五湖四海,你不用跑去世界各地,就能夠接觸不同地方的人和文化,這是多麼好啊!」或許,這就是過客城市的魅力所在。來旅遊的過客也好、在這裡打工的過客也好,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一點文化、食物、生活習慣來到這裡。過客越多,帶來的東西也就越多,在這裡停留一段時間的人,與這些來來往往的人和事交往,也是相當有趣的。不過,我始終感覺到這裡的一份空虛。無論這裡人再多,他們都並不屬於這個地方,對這個地方也沒有歸屬感。當杜拜再沒有經濟價值,當這裡再不是一個挖金的地方,這些外來人通通執包袱回家後,這裡將會剩下甚麼呢?

不單止是Dubai Mall,其他商場也有著同樣的告示。在商場裡逛,想跟丈夫「拖手仔」都唔得,真無癮。幸好我一向衣著不算大膽,帶去的衣服都中規中矩,否則就連逛商場都無我份。
不單止是Dubai Mall,其他商場也有著同樣的告示。在商場裡逛,想跟丈夫「拖手仔」都唔得,真無癮。幸好我一向衣著不算大膽,帶去的衣服都中規中矩,否則就連逛商場都無我份。

商場內到處都在賣這一類鞋跟高得不可以走路的「玩物型」五寸高跟鞋,我一直都懷疑,誰人會買和穿它們。不過既然大部分店舖都賣這種高跟鞋,它必定有市場。於是我開始想,究竟在黑袍下面,那些婦女們究竟穿甚麼呢......
商場內到處都在賣這一類鞋跟高得不可以走路的「玩物型」五寸高跟鞋,我一直都懷疑,誰人會買和穿它們。不過既然大部分店舖都賣這種高跟鞋,它必定有市場。於是我開始想,究竟在黑袍下面,那些婦女們究竟穿甚麼呢......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Google
  • Liv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