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過客城市﹣杜拜

杜拜到處都在大興土木,不過看見不少大廈、住宅都是十室九空。很多人說杜拜的房地產市場是一個大泡沫,看來是真的。

曾經聽我們的司機Fernandes說,有很多印度人在中東工作。他自己就曾經在沙地阿拉伯當司機,工作了十年,賺了他的老婆本,買樓娶老婆。他說,除了印度人,當地還有很多菲律賓人當家庭傭工。Fernandes總是說,菲…

更多...

Smoke and Mirrors: An Experience of China by Pallavi Aiyar

這本書是寫給印度人看的,不過我還是要向各位中國讀者介紹這一本書。作者是一位年輕的印度女士,於二零零二年至二零零七年期間,旅居北京。她最初在大專學院教授英文,之後替印度報章當記者,因此而有機會走遍大江南北,認識中國各個地區…

更多...

一對對舞者,反時針方向在舞池邊緩緩前進,秩序井然。

既然是探戈行,當然不單止是去看看探戈舞表演那麼簡單!每個星期兩至三晚,我和丈夫都會去到市內不同的探戈舞會,跟本地舞者跳舞。回想幾年前第一次探戈行,我們的行程是塞得滿滿的:午後去買探戈舞鞋或午後舞會,晚上七、八點鐘去上探戈…

更多...


不要以為遠在南美洲,就不會常常看到中國人的面孔。在這裡,中國人就好像7-eleven﹣「更有幾個係咗近」。布市的唐人街(Barrio Chino)固然聚集了不少華人餐館和商店,不過有更多華人是散居在布市的不同角落,經營小本生意為生。以我觀察,布市第一大唐人生意,是小型超級市場。還記得一次,我在唐人街一家大型中國超市裡看到正在出售一本書﹣如何經營超級市場。會賣這樣的書,…

更多...


每一至兩年一度的探戈行,這一次由孟買出發。從前都是經巴黎轉機前往布宜諾斯艾利斯,今次省了一點機票錢,又縮短了飛行時間,選擇了在南非約翰尼斯堡轉機。機上沒有娛樂系統,反而讓我好好地看了兩本書。由約翰尼斯堡飛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一程飛機餐,選擇再不是veg or non-veg(素食還是非素食),而是雞和牛肉,那一刻我跟丈夫說,我們真正離開印度了!

第一次去布宜諾斯艾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