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Blow up!


今天開始夏令時間,要將鐘調快一小時,感覺上好像少了一小時一樣。早上六時好不容易爬起床,吃過早餐後開始一天忙碌的工作。趕牛、擠牛奶、餵小牛後,Stu帶我和Mai到其中一個paddock巡視,看看有沒有牛有blow-up的問題。Blow up 是指牛的腹部脹大,大部份是只有一邊脹大,最嚴重的是脹到連背部的肋骨也看不見,那不到兩小時牛便會死。這主要是由於母牛為供應充足的奶水,會不斷吃草,吃太多,尤其三葉草(clover)更容易令牛blow up。Stu最後找到幾頭有問題的牛,著我們幫手一同將牠們趕到一個地方,他再給牠們灌bloat oil。Bloat oil是一種類似植物油的油,牛喝了之後不久即會不停打呃,將氣都吐出來之後便會痊癒。不過我覺得他制服牛的方法有點暴力…

休息一會後,五時又開始工作。可能還只是第二天,還未覺得很累,不過最辛苦的是癢!在Greymouth的最後一天替Susan transplant 香草,被sand flies 在腳上叮了十幾口,非常痕癢,那種癢是比香港的毒蚊咬後癢十倍,尤其是密集式的被叮!昨晚便癢得睡不著。本來不去騷它的話會比較好受,但是睡著了沒有想這麼多,到癢醒才知道剛才我一定不停的在騷,蚊叮的地方已腫了一大片。工作時穿上鬆鬆的羊毛長袜與長筒水靴,每一步都像在騷它一樣,簡直癢得要命!!

屋漏兼逢連夜雨,昨天和貓玩時被牠爪了一條血痕在手背上,本來過幾天便會痊癒,哪知這工作讓手不停的沾水和髒物,貼了防水膠布沒多久都會自動脫落,沒辦法之下,傷口好像怎樣也癒合不了,希望不會被感染或留有疤痕……

分享工具 These icons link to social bookmarking sites where readers can share and discover new web pages.
  • Facebook
  • Live
  • Google
  • del.icio.us
  • TwitThis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