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突如其來的消息

發覺當地人收風通常都是最快的。當大家都在猜測kiwi packing 什麼時候完結的時候,Sila昨天告訴我是17號之前,今天Tina己告訴我確實日期,應是下星期二,即10號,而告別party則會於星期三舉行。這消息來得頗為突然,想不到差不多又是時候與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說再見了。

引用

已經很久沒有試過到樓下packing了。不知怎的,今天Mathew突然問我想不想下去做一會packing, 我當然求之不得。這次被編了和香港女孩Weiman, Sonia, 還有台灣的Danny, Sharon一起,大半天的工作不算太繁忙,所以有機會不停聊天,過了非常愉快的一天!

引用

新主管


平時的supervisor Mathew 請了病假,由另一QC Maxime 暫代。她的管理方式跟Mathew很不同,我比較受落,因為她的人比較隨和,指示也較清楚。要知道選果是頗為抽象的一回事,skin rub 要多大才算大?顏色要怎樣才算深?她真的會選一些marginal case的果給我們看,然後每張枱的解釋清楚。不過幾個QC的標準都不同,有些說這種case是export…

更多...

是我老了嗎?

整天工作十二小時都是同樣姿勢,我的背終抵受不住,十分不舒服,像快斷了一樣。唯有跟Mathew說我需要間中轉換工作崗位,幸好他也很體諒,說找到人代替我即可。不過可能人手真的短缺,雖然grader的人工比packer高一點點,但也沒有人願意做,更有grader寧願要少一點工資也要求轉做packer, 我等了整天還是要繼續忍著背痛,站著選果,難道我真的老了?

引用

今天下午有園主來看我們選果,主管有點緊張,担心我們會overgrading, 著我們揀果不用太嚴,給園主看見我們將他的錢隨手丟掉不大好吧?幸好這批果不錯,丟掉的不算太多,我心想,如果有”juice”的話,園主一定很心痛吧?(”Juice”是 grading 術語。當奇異果滾過面前時嗅到一陣酸酸的味道,表示有果壞了,附近的果全部都要丟掉,此時十張grading table…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