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百合花工作的最後一天

今天是在Royal van Zantan工作的最後一天,大家的心情都十分輕鬆,一點也不覺疲累。這幾天都忙著拍照,將所有同事、工作情況等記錄下來。下午四時,機器聲響停了下來,代表所有工作已經結束。大家歡呼一聲,為這…

更多...

再談足球

星期六又是加班的時候,不過大家的心情都較平日輕鬆,花苞滾下來的速度也好像慢了一點。在我們這些weight counter 工作的grader旁邊的阿根廷stackers又開始踢足球。這次跟上次有點不同,他們昨天已…

更多...

南美足球

我的工作線上,搬箱子的Stacker 都是阿根廷的年輕人。阿根廷人真是熱愛足球的民族,在等花苞裝滿一個箱子的十數秒時間裡,那三個男生竟然想到娛樂自己的方法。他們將包箱子的透明膠及粗膠紙捲成一個比網球大一點的球體,…

更多...

星期六再加班


今天又可以加班,而且不是做平常的grading工作。我們一起走到上面的cleaning belt,一位同事負責將未經處理的花苞一束束的拿出來放在grading belt上,那些花苞濃密的根都糾纏在一起,還夾碎著很多草…

更多...

我的工作枱

第一天上班,Liz特地來接我們到Royal van Zantan,一家母公司在荷蘭的公司。開車只要三分鐘,時速一百,走路應該要差不多半小時吧?

Liz用powerpoint 向我和Yumy簡介了一些安全規則…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