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我在

採果標準

主管要求我們採果時要將每顆櫻桃分開,以方便 packhouse 的 graders 工作,因為他們是計 contract rate 的,要分開這些連著的櫻桃很花時間。但我想,我們這些 picker 也是計 contract…

更多...


採了四天果,不單手指都被櫻桃染黑、手及手臂多了不少被樹枝刮到的小傷痕、雙手食指外側開始出現硬皮及損傷、小腿上五吋下五吋的地方也多了不少瘀痕。最痛的情況莫過於蹲下時沒有留意到我們掛在小腹前面用來裝桶子的鐵框,剛好套進了一隻曲著的腿,猛力一站起來的時候,小腿中間那地方剛好被卡住,立時跌坐地上,痛得眼淚也流了出來。另外因為鐵梯是A字型的,下面頗闊,當你胸前掛著一個桶阻擋著視…

更多...

白櫻桃

樹上的白櫻桃  (相片來自Gary)

今天主管 Rob 開車送我們9個 pickers 到 Sarita 另一果園 Grove Farm,離主果園大約15分鐘車程。原來今次我們要採的是白櫻桃。聽說白櫻桃很貴,頂級的要一塊錢一顆,味道較一般櫻桃甜。

更多...

第一天摘車厘子,心情有點緊張,因為每個人都說很辛苦,不單要搬八至九呎高的沉重鐵梯,還要爬在樹上面採。不過還是難掩興奮的心情,這可是我期待已久的工作哩!

早上七時半,我們9個新來的pickers聚集在辦公室門…

更多...

工作首日


今天一早起床,開始第一天的工作。因為我們還未有單車,Cindy的丈夫Neil便駕車送我們到果園。這果園名叫Gourmet Blueberry Limited,很大,放眼都是藍莓樹。很幸運,昨天下了場雨,今天也有點陰,不熱不晒之餘還有點涼。藍莓樹很矮,大都結著疊疊的果實。我和亞純填好個人資料,寫好報稅表後便開始工作。每人獲派一輛手推車,上面有四個trays及一叠2公斤雪…

更多...